1. 精彩频道
  2. 百说

在西安,流血憋不住要卫生巾是巨婴吗?

“有些人,同样也是女人,却让人想要诟病了呢。”

这句话,出自吴克敬先生2022年1月4日的文章。

吴克敬,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硕士学位。

是西安市作家协会z席,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呢。

在《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这一文中,

资深作家吴克敬前辈,用他殷实的写作基础,和深邃的思想。

先是采用前卫的拉踩式写作手法,对两位防疫人员进行深入表扬。

一位叫做姚美珍,她害怕头发乱影响工作,就用橡胶手套扎住了长发。

一位叫做寇雅玲,她连续七天高强度工作,晕倒在了工作岗位。

但表扬抗疫人员不是她的主要目的。

接下来,他笔锋一转,采用了对比的修辞方式,对另一名西安女性,提出尖锐批评。

“你把自己的情形与这两位防疫人员相比,可是要惊醒了呢“

“矫情!大小姐做派!别人才不会惯着你!”

是什么,让这位大作家发表了如何深刻的见地了呢?

原来是因为,这名女士来例假了,可是她没有卫生巾。

于是女士情急之下便去找到了防疫人员哭诉。

从流传的视频中及女士后续的微博言论来看,女士当时情绪有点激动。

如同吴克敬所言,防疫人员是很辛苦的,他们无法第一时间找到卫生巾。

而在女士歇斯底里提出需求后,防疫人员后来也解决了她的问题。

作为一个家里有医护亲属的人,我十分理解防疫人员。

但作为一个正处于例假期间的女性,我也完全可以理解这名女士当下的崩溃。

但是很遗憾,这位吴大作家对「女性来月经要卫生巾并不是矫情」这件事完全没概念。

他太高高挂起了,太爹味了。

太符合那种「脱离人民群众只爱纸上谈兵的知识分子」形象了。

所以,他写出了上面那篇令人尴尬的作文。

最尴尬的是,最后一把年纪被大家骂到不得不道歉,老底也被扒了个底朝天。

但今天,我们不扒他老底。

我们只想让吴前辈之类的人,了解一些基本的人类生理知识。

在互联网,你可以看到各种对月经十分离谱的认识。

有人说,女生例假期间不能喝凉的,这是惯出来的。

有人说,月经只有一点血,用纸擦擦就行。

还有人说,月经是可以攒到一定量去卫生间集中释放的。

还有人说,卫生巾是奢侈的,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的。

还有人说,要卫生巾是巨婴,是娇弱,是在打拳。

这么想的人,可不仅仅只限互联网。

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就有个体育老师,不允许女生痛经请假。

于是很多女同学肚子痛也强撑着跑步。

就怕老师说她们矫情,装病。

因为来月经时害怕被说矫情,很多女生都会选择硬撑。

我自己也有过一次。

月经第一天,前公司搬地方。

当时肚子已经有点不舒服了,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因为大家都在干活,我如果这时候说自己痛经,然后甩手不干。

不用猜我也知道,会被认为是偷懒。

所以我就强撑着,和大家一起搬东西。

后来晚上睡觉的时候痛到双眼发黑,真的后悔死了。

我还有个朋友也是。

就在前几天,l导下命令让她赶紧到办公室,有急事。

但她当天正好痛经,就说可能会比预期的稍微晚点。

l导完全不理解,阴阳怪气。

她没办法,只能一口气跑了几百米,上了7楼。

结果刚到公司就开始吐,在厕所待了半个小时。

疲惫的回到办公室,l导还觉得她是在躲活儿。

这些例子真的举不完,女生都懂的,但有些男生会完全不理解。

这种基础生理知识,真的拜托没来过月经也没读过书的朋友们好好了解一下。

2008年,汶川大地震。

在救灾时,有位名人曾发过一条微博:

你们知道现在最缺的物资是什么吗?

是卫生巾。

和汶川大地震比起来,西安疫情远不至于紧迫到没有卫生巾的程度。

当然,这名女士如果记得自己带那是最好的。

但如果她忘记了,找工作人员要也是十分合理的。

完完全全不应该被批判为「巨婴」「矫情」

卫生巾不是女性的奢侈品,是基本生活物品。

女性不仅索要卫生巾不是巨婴,在月经期间身体不舒服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现象。

来月经真的很不舒服,尤其是痛经的时候。

虽然不是每个女人在例假期间都会痛经。

但每一个痛经的人,都曾想过来世不再当女人。

以我自己为例子。

经常性的,夏季,三十四五度的大热天。

因为痛经,盖着厚厚的被子,不开空调。

身上既冷又热,冰火两重天。

「痛经」,不仅仅只是「肚子痛」而已。

腰部腿部腹部,全身酸胀。

那感觉就像是,有个人往你全身泼了一盆酸水,

这不是一个瞬间的过程。

酸水会慢慢腐蚀你的全身,从整个腰部蔓延到腿部。

还有,痛经有时候会伴随着拉肚子。

是的,没有吃坏东西没有着凉,就是一直想拉肚子。

这种疼痛,酸胀,腹泻,会持续一整天。

还有其他姐妹更夸张。

有些女生睡到一半会因为月经量过大,被流血的感觉唤醒。

或者上厕所脱裤子还没来得及坐在马桶上,就哗啦一下子一地的血。

注意,这玩意是完全止不住,也完全憋不回去的。

有些女生会流肉状的血块。

准确的说,流出来的是增厚的内膜、未受j的l子、死掉的受j卵、未着床的受j卵。

有些女生会因为出血过多,直接晕倒或者双眼漆黑。

我们假设例假前后总共7天。

一个月一次,一年365天,女生就有84天在流血。

这84天,当女性觉得不舒服,不是矫情。

这84天,当女性需要卫生巾,不是巨婴。

是一个还在活着的人类,对尊严的基本要求。

我们不指望每个人都完全可以体会到我们的感觉,

毕竟性别和性别,人和人的身体差别都是客观存在的。

但我们真的希望,多点共情心,多点良心吧。

因为尽管你不是女人,但至少,你也是个人啊。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317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