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生二胎一定要剖腹产!」一个妈妈六年的悔恨刷屏,看哭了……

最近有条微博热搜,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剖腹产一定比顺产好吗?

从话题本身可见,当下不少人对剖腹产相当推崇,觉得比顺产安全、方便、省事儿。

不过,也有很多人坚持顺产,认为对孩子和大人最好,产妇不留疤,恢复也快。

还有不少妈妈因为“顺产特别疼,顺一半顺不下来”最后经历了“顺转剖”,把顺产和剖腹产的痛都经历了一遍

生孩子的方式,顺还是剖,真的要这么纠结吗?

我们采访了100位妈妈,节选了两位妈妈的口述,听她们讲诉自己生孩子的真实经历,看得我即心疼又想笑。

在她们身上我看到了,千万妈妈的影子。

坚持要顺产,我后悔不已

@阳阳妈:

从怀孕开始,我就坚定要顺产的,一方面是听说剖腹产的小孩没有经过产道挤压,不聪明,抗挫折力差,性格也会有缺陷。

另外一方面是不想白白挨一刀。

但没想到的是,当初坚持顺产的我,有一天会因这个固执的想法后悔不已。

大宝的预产期是6月1号,推迟了一周都没有动静,我开始有些紧张。

延期第8天,肚子才开始疼。

有点像针扎,又有点像皮鞋踹肚子,当疼痛瞬间扑上来,我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

每次刚拿起待产包去医院,疼痛却又消失了,一惊一乍之下,我和娃爹就没放在心上,想着还是待在家里舒服宽敞,就再观察一下情况,等规律阵痛了再说。

后来才知道,那时候孩子已经开始发出“信号”了。

8号夜里,疼痛突然加剧,从20分钟一次,到10分钟一次,从凌晨3点到早上8点,我因为疼痛而浑身出汗,直到衣服全部湿透了。

直到第二天早晨,我已经痛得直不起腰来,才被娃爹带去医院。

医生检查之后说,羊水有点少,马上住院,建议剖腹产。

我直摇头,不不不,之前医生说孩子胎位比较正,适合顺产,我想坚持顺产,医生没有阻止。

办理完手续后,肚子的阵痛也开始一点点密集了起来。

就像有人拿把小锤子在肚子里使劲敲和捶打,我的五脏六腑都被拧在一起惨遭蹂躏,但因为隔着肚皮,所以我无能为力,也无计可施。

想起孕期看过的书,试着用“拉玛泽生产呼吸法”(妈妈们应该都听过)来缓解疼痛,可是对于痛感强烈的我来说,作用微乎其微。

婆婆在旁边说,越是痛得厉害,越是要多运动,走楼梯可以加快产程。

于是,我一边抓住老公的手臂,一边咬着自己的嘴唇,在病房和楼梯之间走动。

痛得受不了,我把娃爹的胳膊掐出几道血痕,疼得他哇哇直叫。

然而,他的这点痛,能和我的比吗?

2个小时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大声叫喊“我要打无痛”、“求求你给我打无痛啊”,可是被告知麻醉师不在,不能打无痛,我的心瞬间沉到谷底。

结果就是,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12个小时!

期间娃爹开始玩手机和睡觉,我疼得睡不下站不住,只想拿把刀把肚子剖开!

周围都是等待生产的妈妈,我真的很难不焦虑。

有妈妈进去了,很快生出来,有妈妈哭得撕心裂肺,我在门外吓得瑟瑟发抖。

晚上8:30,医生来监测胎心,说羊水开始浑浊,婴儿有窒息风险,劝我赶紧剖。

可我不愿意,想着自己都已经苦苦熬了13个小时,曙光都在眼前了,我跟医生说再坚持一下,我要顺产。

医生在一旁直摇头:

“看你虽然学历高,但是生育知识却极端贫乏啊!

你们全家赶快商量一下,迅速拿主意!”

婆婆想让孩子快点出来,在一旁催促我赶紧剖,而妈妈却心疼我被割一刀,不想我受罪,我也咬牙说想顺产,不给身体留疤痕,还对孩子好……

娃爹看我们三个女人争执不休,则选择了沉默。

一家人在犹豫之间,又过去了1个小时,我已经疼得全身发抖了。

后来,医生再次提醒,如果再不剖,孩子很危险,我这才不情愿被推进产房。

一根长长的麻醉针从脊椎打进去,我感觉十分冰凉,再是经历了肚皮的八层皮肤被割开,孩子被取出来。

伤口被缝合后,我才想起自己几乎一天没吃东西了,感觉浑身瘫软无力,饿得前胸贴后背,医生说没放屁之前,连水都不能喝。

更可怕的是,孩子被取出来了,却迟迟没有哭出声。

医生们抓紧清理孩子的口鼻,但孩子依然吸入了污浊的羊水,引发轻微感染。

看着身边忙前前后的医生,看着那个小小的婴儿,我的内心满是自责:

如果孩子因为我的原因而导致脑部缺氧,产生后遗症,我该怎么办?

为什么别人都能顺顺利利地生孩子?

为什么我连生孩子这件事都做不好?

为什么我当初非要坚持顺产呢?

产后的痛苦,是两条线并行的。

一是我的伤口恢复很慢,有点发炎,加之插着导尿管,每走一步都撕心裂肺地疼。

二是孩子因为误吸的羊水没有及时清理干净,导致肺部感染,需要留院观察,允许家人一个礼拜看望一次。

我每天都以泪洗面,无比自责。

后来,孩子终于回到我的怀抱,分别的一个月,感觉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但如果还有下一个孩子,我一定不会再执拗地坚持顺产,因为这个过程太痛苦,也让我的孩子承受了风险。

顺产不成功,我果断决定剖腹产

@帅帅妈

生我家大儿子的时候,是2008年,我才25岁。

可能因为年轻,身体底子不错,我怀孕时基本没什么孕期反应,产检的各项数据也很好,我当时的想法很坚决,一定要顺产。

为此,我有事没事就在家看母婴书籍,什么躺的姿势啊呼吸方式啊,提前练练。

预产期当天早晨,我起床就感到不对劲,内裤粘粘的,还有点隐隐的腹痛。

跑到卫生间一看,有几缕血迹在裤子上。

已经博览群书的我马上意识到:这是见红了。

嘿,小家伙还挺准时啊。

跟老公一说,他紧张得不行,大呼小叫地四处通知,公公婆婆那时还没退休,赶紧从单位请假回来。

然后我爸妈也慌慌乱乱地跑来了,一大家子人提着大包小包,带着我直驱医院。

办手续,进病房,好一通忙乎,很快半上午过去,可我的肚子好像没什么动静了,我也奇怪了,说好的破羊水呢?说好的阵痛呢?

排队做了最后一次B超,结果显示:“胎儿双顶径偏大”,我有点懵圈了,啥意思啊,孩子头大?

医生笑笑说:“没什么大问题,可能顺产要费点劲。”

医生虽说没大问题,可我心里却兵荒马乱。

一是担心生产时孩子有什么闪失,头卡住怎么办、缺氧窒息怎么办?

二来我这人扛不住痛,听到同病房的产妇被阵痛折磨着又哭又叫,心里一直在打鼓。

加上家里的老人一直在说,假如今天不生明天不生,后天是杨公忌日(不吉利)。

我个人是不相信什么玄学迷信的,但我不想孩子出生后被亲戚们议论,小地方,人言可畏。

思来想去,我心一横,跟老公说:“要不,我做剖腹产吧?”

我老公瞪大眼睛:“之前你不是说顺产,怎么又要剖?”

我不想跟他解释太多,简单回答:“我怕痛,也想早点见孩子。”

又是一番检查后,护士提着导尿管过来了,我非常害怕,心里隐隐冒出了一些后悔,但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尿管插进去了,我的妈呀,真的太难受了,从来没这么难受过,想尿却尿不出来,又胀又痛的。

老公指指管子告诉我:“你已经尿了”。

可我完全感觉不到,又羞又恼,眼泪都掉出来了。

第一次生孩子,没有经验,医院发了衣裤叫换,我就脱光了自己衣物换上了。

谁知这衣裤既没扣子拉链,又没松紧腰带,又宽又大的,我只好一手掩着胸,一只手提着裤子和导尿管,非常狼狈地往手术室走。

大夏天的,手术室的空调开得跟冰窖一样冷,往手术台一躺,我整个人在哆嗦,也许是冷的,也许是怕的。

推了麻醉后,来自导尿管的痛苦消失了,但新的痛苦马上出现,我特别想呕吐,忍都忍不住。

而且不知怎么搞的,扭头吐的时候,胸前的衣服竟撩开了一些。

医生之前叫我手不要动,我就不敢动,生娃最大,丢人就丢人吧。

好在有一个女医生发现了,拿了个衣服还是薄被盖住我的上身,那一刻真的太温暖了,不适感也跟着没了。

因为是局麻,我的意识很清醒,几位医生围住我的肚子,切切划划的,又按又掏,有点不舒服,但坚强如我,还能忍得住。

手术挺顺利的,一声清脆的儿啼后,医生把孩子捧到我面前:“看看吧,你的大胖小子!”

我心里一直记挂双顶径的事,第一反应是看儿子的头,嗯,他的头是不小。

对于剖腹产来说,真正的痛苦是在手术后。

做手术时往台上一躺,几十分钟就完事了,免去了顺产的阵痛、分娩之苦,有医生在帮忙,也没有那种未知的、等待中的痛苦与煎熬。

但术后的折磨,明显比顺产要多。

麻醉的劲儿早已经过了,我用了镇痛泵,但身上还是特别的痛,伤口的痛、宫缩的痛,手腕上在打点滴,身下又在排恶露。

感觉自己跟个破机器似的,身上哪哪都不对劲。

同病房顺产的妈妈,已经自己下地喝鸡汤了,而我只能一动不动痛苦万分地躺在床上,我在等待着:一个屁。

医生说,剖腹产后24-48小时内要排气,必须排气了才能进食,而且排气也直接关系到产妇的健康指数。

昏昏沉沉地躺到第二天黄昏,不敢睡太熟,怕误了这个屁,好在总算放了出来。

婆婆煲了乌鱼汤,我尝了一口,没放盐,淡了巴叽的,一点胃口没有,但想着要䃼充体力,还是咕嘟嘟喝光了。

镇痛泵和导尿管拿下后,医生告诉我可以自己上厕所了。

我心说:开玩笑吧,我痛得四分五裂的,叫我自己下床如厕?

但医生的话我还是非常敬畏的,得听。

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次上厕所,我肚子上的刀口是竖着切的,翻身坐起来,已经痛得钻心,更别说挪下床往厕所走了。

我妈搀着我走,我一步三落泪,惨,惨到家。看着顺产的妈妈在眼前晃悠,就很羡慕,毕竟她们不用遭这个罪。

但看到儿子,我又觉得这不重要了。

儿子七斤四两,一头浓密的头发。看着儿子,母爱在心中油然而生。

我已经平安把孩子生下来,如果坚持顺产,说不定会有一些突发情况,这事谁又说得准呢?

有了经验,生二胎的时候,我就气定神闲多了。

快到预产期时,医生告诉我,从各项数据看,顺产有一定的风险,建议我还是选择剖腹产。

我爽快地说:“那行,我约个手术时间吧。”

再上手术台,我经验充足多了,插导管、打麻醉,一气呵成。

医生给我剖着腹,我脑子在背诗词,先背《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是雪飘……”

再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完全随机性的,想到哪背到哪。

感觉还没背完十首呢,手术就结束了,又是一个肉嘟嘟软绵绵的小男孩被捧到我身边,捧到我的生命里。

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好,没落下任何病根,两次剖腹产留给我最坏的礼物,不过是一道浅浅的疤痕,反正我也不会穿什么露肚装,倒也无所谓。

关于顺产的误区,你中了几个?

<p style="margin-top: 20px; margin-bottom: 20px; padding: 0px; line-height: 1.8; color: rgb(29, 29, 29); font-family: PingFangSC-Regular, "M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76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