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最难释怀的,是这一种前任

跟朋友说,我最近的一个觉得自己“青春结束了”的时刻,是发现自己总忍不住跟老朋友们讨论房产知识——当我滔滔不绝在讲,“因为前段时间在考虑要不要再买一套xx的房子,我几乎每天都在研究它的GDP数据”,这样的事情时,我很快感觉到,老朋友们的回应都沉默且僵硬——大概是对这样的我万分不适应。

朋友说,她最近的感觉青春结束的时刻是,发现自己从20岁喜欢到25岁的人,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

他们分手很久了,还留着彼此的微信。不是要给旧情一个生长的缝隙,纯粹是,分开也没那么惨烈,没有必要搞得像…不能跟对方活在同一个世界一样。

分手是在23岁,原因也很成年人:在某一段,两个人被初入社会的衣食住行、房租跟工作难倒的迷茫期,两个人坐下来谈了谈,觉得按各自的人生规划,以后不是同路的人。

女孩想一直留在上海,男孩想发展两三年后就回一个普通的二线定居。男孩提出计划后,女孩问过男孩,为什么不能努努力,虽然现在很难,但有一天他们也可以在上海过上「过得去」的生活。

男孩说:要在上海「过得去」,达成这个目的,时间是多久呢?十年还是二十年?可是我们如果回xx,很快就能实现。

他看着女孩的眼睛,认真说:我没有一定要出人头地的想法的,下班回到家能跟爱的人做做饭,聊聊天,一起抱着睡觉,这样过一辈子,我就满足了。

反正分开后事情很戏剧的。

女孩以前在一家小公司做不痛不痒的文案,23岁后,也就是他们分手后,没多久,短视频突然火了起来。真正适合女孩的契机来了,她很快自己做出了一个小一百万粉丝的账号,辞了职,开了一个小小的工作室。

“红”了过后的生活也没有女孩想象中光鲜,工作安排得满满,几乎每一天都忙不过来,想招个稳定的助理也不顺利,她换了好几个,说“一个比一个能气她”。

但好处当然是,她侥幸站在了财富的风口上。账户里的数字居然真的在飞涨,人生中第一次,她觉得上海的房子也没那么遥远,保持这样的增长两三年,买郊区的房子是没有问题了。

前途一片光明对不对。但她在前段时间的某一个周末,忙得发高烧昏昏沉沉的时候,脆弱得想死,于是还是点开了男孩的头像,想找他聊点什么。

为了找找究竟能聊什么,她先去翻了他的朋友圈。

于是她才发现,男孩根本没有如他从前所说,“回一个二线找一个稳定的工作”。他去了北京,在跟人创业,可能是刻意要展示某种形象,朋友圈里全是他西装革履,参加各种各样的“行业峰会”的照片。

他当然不是给她这个前女友展示形象,而是为了潜在的行业资源——想到这里,她笑了笑,随即又觉得很难过。

照片里的他,容光焕发,西装特别熨帖,戴着可能是正品的贵价手表,笑容比电视节目主持人还标准——那种“成功人士”的神情,抠下来放进电梯广告海报里都不会奇怪的。

再看文案,感谢xx公司的这个总,感谢xx公司的那个总,看起来都是至少年薪百万的人物,后面又是一串她根本懒得看的行业分析……

朋友说:“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过复合,分开这么久了,说实话,我还喜欢着,我真的没有遇到比他更能让我喜欢的人,我还以为一直有些微的可能性,我以为我可以跑回去对他说,「我们可以了,我们可以在上海好好过下去了」。

但当他突然变成了一个,我他妈也不知道他怎么变成的商务人士时,我突然想到,现在的事实,不是他因为分手离开我了,而是以前的那个他,被他抛弃、被他赶走,永远地不存在了。

那个瞬间,我觉得自己的青春结束了——因为随着他的变化,以前爱过他的那个我自己,也不会再找回来了。

朋友说,最近老是怀念起跟他在一起的自己,迷茫、年轻、一无所有却蛮志向远大的样子,都让她有点难受,因为那是青春啊……“我二十一二岁的时候,是一副并不完美但很特别的样子,只有他最了解那样的我了”。

一起喝醉酒在江边散步大笑的两个冒失鬼是谁啊,是当时的他们啊。

——“但他往前跑得太远太远了,让我觉得,那样的一个我,因为也不会被他记得,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消失了。”

我不懂吗,我太懂了。

一段亲密关系结束时的心碎之处,不是你们努力过却结局欠妥,而是,因为它的结束,它彻彻底底封存了你们彼此的人生里独一无二的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的你是截然不同的,那段时间里的他是千金不换的,你们都那么懂得和珍视对方,然而随着这一段的结束,那样的他和那样的你,一并都成为岁月的琥珀,被凝固在胶质物一样的时间中不能碰触,再也无法重见天日。

那时候的你,勇敢、天真、矫情、执着。

那时候的他,简单、诚挚、莽撞、梦想远大。

你们曾经牵着手想要对抗世界的。

而在一起的时候,他给你的爱意,有塑造出一个不一样的你,你很后来才懂,你当时的骄傲跟矜贵,和对世界洋洋洒洒的撒娇一样的期待,都是出于他的爱,他注视着你,他牵挂着你,那么多人想爱他,他却爱着你,所以这些都成为了你的底气的一部分。

你很后来失去那种底气的时候才懂。你后来成了一个看起来特别能生活的成年人,好像什么都能做好,你也蛮喜欢现在的自己,但有时候你会戚戚然,你终归,不可能再是从前的自己了。

因为那样的一个自己,你已经存放在爱过的人那里了。

所以我懂的,为什么年少时候开始的感情,结束的时候总是格外撕心裂肺。

因为那段感情不只是all about你们两个人,还一并囊括了你曾经有过的心境,你的状态,你的成长,你的怯懦、你的勇敢、你被爱的沾沾自喜、你曾经极度适应的一切。

我在关注着城市gdp数据的26岁,深刻觉得,搞这些复杂的数据慢慢研究是因为,没有需要费力去搞的人。我已经丢掉了很多个版本的我。我丢掉过我很珍视的一个版本的我,在那段时间里,因为爱到了真的很喜欢的人,我错觉全世界都是我的,他也一直鼓励我,他说全世界都会是我们的,我们年轻又才华横溢,会被很多人看到的,毫无疑问。

我后来确实被很多人看到…我也不会想到我会有几十万粉丝……但这样的如今,却是无法跟第二个人分享的,因为“那段被爱过的时间已经过去了”,随之而去的是,也不必再追忆从前的我了。

你们也心疼那样的自己吗,还是,尽管心疼,依然说丢掉就丢掉了。

但我在想,也算是好事,我们不同版本的自己被不同的人存放,虽然可能被对方遗忘,但我们至少全情享用过啊——那样一小截酣畅淋漓的生命。

后来我们果真都按着步骤,一步一步变成了顶无趣的大人,但我会恍惚的,在豪华的宴席间,在场的每个人都太有身份,显得我像一个nobody,但当别人看见你的西装革履时,我会悄悄想,是只有我的,是只有我,懂得过你青涩时期小朋友一样的灵魂。

我会帮你保存。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79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