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文艺频道

蒋方舟:一次失败的相亲

时间:2021年04月17日信息来源:随笔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前几天我坐出租车,司机急着交班,问能不能把我放到地铁站,让我坐地铁到目的地。

  

  我一口答应,司机说:

  

  “姑娘,你性格真好。”

  

  他问我的工作和籍贯,我一一回答,司机忽然换了话题:

  

  “我儿子,1987年出生,在外企工作,月收入一万七,世贸天阶上班,东三环有房,现在还没有对象。我儿子就是想找个性格好的。”

  

  我想到他之前对我的赞美,脸红了,说:

  

  “性格好,确实重要。”

  

  司机说:“比如说,你和我儿子结婚后,他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你们和我们老两口住,你看行不行?”

  

  我说:“挺好啊。”

  

  司机绕了点儿路,带我去东三环,他让我往右手方向看他儿子的房子。

  

  我同时看见了高级公寓和老旧居民楼,没有好意思问是哪个——我觉得性格好的话,不应该计较这些。

  

  看了不动产,司机进一步提出要求:

  

  “娶媳妇儿就是娶个面儿。什么是面儿?”

  

  他自问自答:

  

  “就是你和我儿子结婚后,他在朋友前打你骂你,你都不能还手,你回家随便收拾他。姑娘你看行不行?”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宛若失聪,我有点后悔刚刚答应结婚之后和他们老两口住。

  

  但是被盖章“性格好”,我也不好说什么,便答应道:“那当然。”

  

  这件事就这样愉快地定下来了,司机把我拉到地铁口,再次表扬我性格好,并没有给我他儿子的联系方式。

  

  在地铁上,我都在反思自己哪个环节做得不对,才会没有获得这个素未谋面的87属兔男生的青睐。


蒋方舟:一次失败的相亲

  

  我忽然想起,自己另一段还没有见面就被对方否定的相亲。

  

  那时我还没恋爱过,非常急于摆脱母胎单身(从出生到现在没谈过恋爱)。

  

  友人要介绍一个青年书法家给我,相亲的意愿传递给对方之后,他发了一条微博:

  

  “一友人为我介绍@蒋方舟做女友,遂上网求图。看后大惊,如此之丑,怎可做我女友?拒之。”

  

  书法家专门把这条微博@了我,大概是希望我反思一下。

  

  这就是相亲的问题:

  

  人在答应相亲的一刹那——甚至还没有见到相亲对象,就把自己摆在一个被面试的位置上不能动弹。

  

  一个女性朋友,曾被华尔街英语的工作人员介绍相亲。

  

  她被大街上热情洋溢推销英语的工作人员拦住后,顺从地到大厅填资料。

  

  工作人员看她填单身,便热情地说:

  

  “那边有个建筑师也是单身,你们要不要认识一下。”

  

  然后他们就认识了一下,对方是个没有太多头发的建筑师。

  

  听说她是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他说:

  

  “我考考你,清朝有多少个皇帝?”

  

  我的朋友悉数答出。

  

  建筑师说:

  

  “嗯,不错。那明朝呢?”

  

  我的朋友答不出来了,对方表示很失望。

  

  我还喜欢听相亲中对方介绍自己的情史,可以获知一个隐秘的爱情,见识到两性关系的多样性,积累写作素材。

  

  由此可见,我是个不太有诚意的相亲者,就像上《非诚勿扰》的女嘉宾,她们迟迟不被牵走,不是因为遇不到真爱,而是为了出名。

  

  我更多是出于接地气和田野调查而相亲,对方也很快能察觉到我的不真诚,很快放弃了联系。

  

  不过,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几年之后能否像现在这样,如此轻松地谈论相亲这件事。

  

  一年多前,我去菖蒲河的公园玩,累了坐在亭子里休息,那个亭子里坐满了交谈的老年人,静好和谐,显示出首都老年人慈祥和美的精神面貌。

  

  过了一会儿,有个老大爷走向我,问:

  

  “你也是二婚搞对象的吗?”

  

  我才知道,我误入了老年人配对区,吓得拔腿就跑。

  

  再过几年,我也许会不放过这个择偶的好机会,诚恳而热烈地大声回答道:是!


蒋方舟:一次失败的相亲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我的心爱之物
下一篇:周家隽:猫
(作者:蒋方舟  编辑:戴欣宇)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蒋方舟:一次失败的相亲]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