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文艺频道

易丘:五月

时间:2021年05月26日信息来源:欣文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时隔好久没有动笔,笔记本都没有拿出来。三月到五月,不长不短,又一次的,一个人来到南方,定居在一个城市。三月初再次来到广州,火车上总是循环听一首《送你一朵小红花》,这是2021年初的电影,插曲却成了一个人的遗作。新年刚过,恰逢故友待业,我暂时投宿在她那里。三月的南方已经有了夏天的感觉,我拿着简历单一个人游走于地铁站,马路边,太阳下,电梯口,写字楼……如此往返,不知走了多少遍。植根于心的梦想只能小心守候,梦想家也离不了一日三餐,这条路或许会走的很艰难,努力之前,我必须先吃饱饭。像是有一种命中注定的东西来过,有的地方,有的人初次见面,就有一种莫名心安。如此,我在地铁站附近的时代园区,一家医疗设备公司任职。一周之后,时值清明,我搬来公司附近的城中村,半山上自建顶楼一户单人间,南北通透,阳光充足,还有楼顶的天台,这便是我选址在这里的理由。


易丘:五月


同期入职的同事五月离职,早有言语知会,离开必然是早晚的事。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走,这是第一次,换我留下,看着一个人离开,这是从未体会过看着别人离开的感觉。前方路远,道声珍重,此后江湖再见。这么多年求学生涯没人教会我们如何长大,却一定知晓如何离开:每次告别用力一点,或许是彼此最后的相见。


夜幕降临,我爬上楼顶的天台,环顾四周,距离很近的自建楼,小小的窗口,零零星星的灯光仰望抬头,突然意识到属于“自己”本身的一些东西被一架架闪着光的飞机带走,越飞越远,最终消失不见。跌跌撞撞的好多年,一个人走了很远,年少不知什么时候明白了靠人人跑,靠山山倒的道理。受了伤,就会条件反射希望会有代表美好的寄托帮我走出去,只是一直以来寻求慰藉的东西不知什么原因随时间的推移统统消失不见,终究只剩我一个人站在无人的天台仰望夜空。


易丘:五月


昨晚是我第二次来到天台,低头看到手臂的影子映在扶台上,今晚的月光好亮,不禁抬头去看挂在空中一轮大大的月亮。这样可以在自家天台吹风看天空的场景我期待了好多年,一直都未曾实现,期待太久的东西会随时间流逝渐渐失去意义。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没不曾拥有年少时候的一点期许,那种年少时的后知后觉就好像是《挪威的森林》中初美带来的心灵震颤:“它类似一种少年时代的憧憬,一种从来不曾实现而且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憧憬。这种直欲燃烧般的天真烂漫的憧憬,我在很久以前就已遗忘在什么地方了,甚至在很长时间里我连它曾在我心中存在过都未曾记起。而初美所震撼的恰恰就是我身上长眠未醒的‘我自身的一部分’。当我恍然大悟时,一时悲怆之极,几欲涕零。”


易丘:五月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欣文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周家隽:猫
下一篇:玉圭:悸动
(作者:易丘  编辑:马冰倩)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易丘:五月]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