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我三句话,让男人给我花了十八万

时间:2021年05月28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我三句话,让男人给我花了十八万”。

我三句话,让男人给我花了十八万

最近有这样几位“导师”被群嘲的挺厉害,某平台上,她们妆容精致的对着镜头讲述如何从男人兜里掏钱,16万、18万、28万不等,但剧情高度一致,都是这样式儿的套路:

我三句话,让男人给我花了十八万

第一句话先抛梗:“给你一个机会夸夸我”;第二句话莫名夸奖:“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帅吗?”;第三句话离奇互动:“来,你给我一个龙虾,奖励我今天跟天下第一帅的男生吃饭”。

这三句话说完,对方美得上天,花了158600元买单,到家后又发了个18600的红包,表示和她共度晚餐很愉快,最后女博主上结论:“一个女人说话有趣很重要,会调戏男人更重要”。

2022年了,这波过分召露的“割韭菜之心”自然是很难糊弄到人的,卖“说话课”的门槛虽低,但成功变现很难。

这波低级操作又不禁让阿姨想到了之前的一股邪风,曾几何时,微博上火过不少捞女教学博主,大家称其为“小号圈”。

原因是她们一不露脸,二是侃侃而谈着的内容较为“小众”,上不了台面,讲的尽是如何从男人怀里捞钱,奢侈品和高于万元转账都不算什么,还有十年前就从大哥处盘到一套翠湖天地的。

捞女这个“职业”被她们塑造的格外“轻松且易获利”

当时不少看客对这类博主的态度存在于“赚的都是卖身钱”的道德批判上,但对于她们获利却抱着相信的态度,一些年轻姑娘甚至萌生出跃跃欲试的想法、加了这类博主的置顶私人微信“求路子”,但后续如何甚少有人提起。

阿姨在写小说时曾被前“知名捞女教学博主”小丽私信过,听完她的经历后,那些我的疑问都找到了答案。

小丽的这则心路自述,以一句她的箴言作为开头吧:“教人做捞女的‘KOL’,都是没从男人身上真实获利过、来赚女人钱的。”

我三句话,让男人给我花了十八万

小号圈先锋

我是最早玩小号圈的那批,四年前开始做的微博博主,五个月粉丝就从零涨到四万八,一个新开账号在不做任何抽奖、没有百万大号引流,纯靠内容涨粉近四万,成绩不错。

其实当时我教人做捞女的初衷很简单,是受那些“鸡”号启发的,我看不上她们想拉人下水的难看嘴脸,稍有脑子就知道她们吹的夜人十万有多假,当妈妈桑、夜场老板吃干饭的?不吸血要抽成?并且,卖y违法。

但旁观过程中,我明显感受到不少人的骂声很虚,她们为那个“巨额盈利”所心动,也会在内心动摇,质疑自己花不到男友钱是不是真如博主所说的“还不如ji,你只值白嫖”。

我灵机一动,惊觉“捞女”的潜在市场比我认知的更广,教做“捞女”这种给高攀提供方法论的真人分享,绝对是条挣快钱和大钱的路子。

任何行业都是干活的不赚钱,中间商赚钱。

我在微博上走的路子是“前期搞噱头炒作,后期装逼割韭菜”。

先表明“捞女”身份,再制造自己与”普女”的对立,比如我陪“男友”去澳门赌,他赢了,随手就给我转十的彩头,而朋友圈里找了穷男友恋爱的二姑娘还在深夜里为男友520没表示发疯。

赤裸裸的冷静拜金与拜到了金让我在三个礼拜粉丝破了一万五,我比教人做ji的博主成功在此,“恋爱”这层遮羞布很好用,它让交易没那么赤裸裸和令人唾弃。

不少姑娘私信我咨询:如何让男友心甘情愿给自己花钱。

等粉丝近两万时,我开始了第一轮的韭菜收割——一对一情感付费咨询,细分出几大类不同需求价格不同,从怎么筛选出能给你花钱的男人、如何要礼物、如何给情绪价值、怎么从炮友转正,涵盖范围五花八门,咨询费用188——8888不等。

开单第一天,我赚了688,听对方叨逼叨了六个小时,从她原生家庭多糟糕到如何接连被渣男伤害,我上网一查心理医生一小时五百元的咨询费,不禁感叹她这钱给我真值,就是我人快废了,蠢女吸人能量啊。

一个月过去,我只挣了2288,而我预想的是一万打底。

我不甘心,觉得是自己人设太悬浮,才让我的韭菜们依旧持观望态度,于是加入了直观的炫富内容。

我在微博上晒出了一位“男友”送的迪奥托特包,不时截图出他的夸奖爱意,比如那人对我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爱钱、并且还把这些挂在嘴边的女人,我就爱你这爱钱爱到不要脸的劲儿”。

然后再发一个我刚收到的香奈儿,以及几个8888、18888、28888的转账截图。

我三句话,让男人给我花了十八万

我的真实人生

转账截图是P的。

说实话,我在网上吹嘘的人生,我从来没拥有过,甚至至今也没有。

那年我22岁,大学毕业了还没谈过一次恋爱,原因很简单:我一直想搞个大的,非高富帅不找,但是没如愿过,因为实力不够,毕竟人家也不瞎。

我在网上指点江山教如何分辨真假有钱人,动不动这车水分大、那车是入门级,但现实里连租保时捷泡妞的都没拿正眼夹过我。假阔佬也计算成本,人家的目标要么是睡美女要么是花富婆的钱,哪搭理我啊。

我是真正的“普女”,长相一般,胜在条顺,168、94斤,所以被夸的只是“气质好”,向来与这花那花评选无缘。

真美女现充那么丰富,哪有时间在网上密集地逼逼叨叨。

我微博上的大盘“华丽生活”靠的是提笔就来的写作能力,对了,还有盗图,盗几千粉丝外国网红的ins图,百度识图识不到。

反正我为保“隐私”向来不露脸,所以放出不带人脸的怼包特写也很合理,不时辅以背影杀手和大长腿特写。

我欲盖弥彰“神秘感”的背后是一套省钱秘籍。

有时我用万豪积分能免费升级到套房,然后一定会让服务员给我在美丽夜景前拍张照,按照惯例我先用花花挡上自己的脸,然后又"细心"地挡住了落地窗里帮我拍照人的倒影,让粉丝以为给我拍照的一定是个男人,而大家会理所应当觉得我的高档酒店是男人买单的。

随手抓一个“壮丁”都能做金主道具。

我看那个“柏公子”的“老爷”就是用的我这招,这些新人们玩的都是我剩下的,无趣的很。

顺便说一句,我在行政套房小住的几天除了赠的下午茶小食,没花过一分钱点餐,因为贵,且花这钱没必要。

在我的观念里,不用展示的生活细节没有投资价值、皆可凑合着甚至抠门着过。

退房前,我还不忘装走房间内免费的牌子货洗护。

第二个月,加我微信的人数激增,我小号的好友从98升到了547,但成单量并没成几十倍的增长,只有4288,远不算大钱,我的粉丝数和消费量并不成正比。

后来我听说了一个运营术语叫“单粉价值”,坦白说,我的号这个系数很低。

关注我想做捞女的预备役本就是想以小博大、空手套白狼的,怎么会愿意花多少咨询费作为“投路成本”,她们会点进我的头像无非就是给自己个做梦素材,是肯定不愿意为我内容付费的。

而剩下那波想约我的猥琐男我也懒得搭理,我的目标一直是大佬,找不着就不找呗。

也有商务合作找过来,以减肥药和小作坊整容为主,但我这人吧,还有底线,说白了就是还要脸还觉得自己有未来,感情的事瞎忽悠出不了人命,可假药能吃出病。

对了,也有卖假包的找我,报价是月发十条、给300块,我抬头看了眼自己的三万粉,觉得受到了侮辱,遂默默地将个人简介改成了“不接推广”。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某贵妇博主把自己的简介放上这几个大字,不是真不缺钱,而是自产自销的微店收入碾压微博广告费,还过听完对方上午报价血压飙升。

第三、四个月加我微信小号的人数破了千,但月收入依然没超过5000,我看势头不猛,就没打算在这行“深耕”了。

但也不算完全没收获,在这个过程中,我“同性相吸”了一批真正的捞女。

我三句话,让男人给我花了十八万

旁观捞女生态

见捞女们越多,我越发现“捞”是天生的、无法靠后天习得的技能,正如“撩”一样。

越精明的越做不了成功的捞女,因为精明意味着敏感,敏感与自尊心强是相伴存在的,而能讨大哥欢心的,往往是“钝感”的傻妹们。心宽就情绪稳定。

大哥骂人你不走心,大哥发疯你不害怕,自然,你也不会歇斯底里地给大哥发小作文、弹语音、用自杀要挟大哥离婚,“不找事儿”比“会来事儿”重要。

捞女们特别爱说自己哪个姐妹的辉煌战绩,什么认识一周花了男的几百万、跟了大佬两三年得了一套江景房,主人公永远是“她闺蜜”而不是“她”,倒不是她们编故事,而是闺蜜的存在对她们是一剂兴奋剂猛药。

她们暗自等待着自己在某一天也能成为“捞母”,所以便不会对闺蜜明显有漏洞的说辞做信息甄别。虚荣使人发昏。

而当你稍稍扒皮她们的“模板闺蜜”就会发现,一周能花男人几百万的和姐妹开卡还AA、住的是郊区公寓、看见男人摆在桌上的玛莎拉蒂钥匙都两眼放光、眼波迷离求带走;

而江景房哪位住的不是上海不是杭州而是重庆北滨路上的,房子没过户,她享有的借住权......

能真正被大哥给房产还是在不错地段的,都是不满足于“捞”的身份、为大哥冲在前线赚钱的。

比如大哥是开赌场的,她拉些内地傻二代们过去赌,做一个局能让二代输几百万,大哥自然愿意给她些油水。

这些不细说了,都是见不得光的买卖,一不留神就几年起步了。

当然也有纯靠美貌和情绪价值扶摇直上的“捞神”,但一个神似韩彩英的8.5分颜和拥有极高阶情绪品质的王者,对大众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归根究底,能从别人身上捞多少油水,取决于她自己能被榨出多少。

高质量的情绪价值自然是可以兑换实际价值的,但,连“我怎么捞”这种问题都请教别人的,肯定不在其行列内。

清醒点吧,早点找到自己该走的路。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白话)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我三句话,让男人给我花了十八万]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