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四十五岁,我在交友软件寻找真爱

时间:2021年08月05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阿姨,我很喜欢你,我们见面好不好?好不好嘛?”

与黄姨采访的一个小时中,她不断地收到来自一个年轻男孩的见面邀约。这是她使用交友软件的第七天,因为对方外貌好看才决定右滑。可没想到的是,对方添加上她的联系方式后,便不停地发几十条文字信息或者表情包,让她突然不知道如何回应这如此热情的攻势。

黄姨是一个气质优雅的老师,只比我妈妈小几岁。由于我在做交友软件的调查,她便主动私聊了我,倾诉自己使用软件后的苦恼。但黄姨的分享,一方面让我了解到软件上的受众年龄之广,另一方面也让我意识到作为一个中年女性,黄姨在情欲方面的自我探索是如此坎坷。

她想不明白,自己并不是那种看着直播平台的“靳东”,就心满意足的女人。可选择在交友软件上主动出击,避免交任何智商税的黄姨,在软件上还是找不到尊重自己且心动的男人。

“我很失望,交友软件那么多陌生男人,怎么就没有一个合适的呢?”

通过交友网站,我认识了一堆“三不男人”

黄姨第一次开始线上交友,是在与前夫离婚很久之后。

那时的她,四十出头,仍然希望找到一个对自己不错的伴侣,与对方携手走过下半生。但由于同龄的朋友圈已婚居多,工作圈在结束合作后又很少联系,黄姨便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下,在一个相亲网站上注册,开始了自己的中年寻爱之旅。

为了准确地找到心仪对象,黄姨用心地写了一份接近一千字的自我介绍,包括性格、爱好以及对亲密关系的看法。在注册成功那天,黄姨对未知的相遇充满了期待;她觉得在网络世界中,茫茫大海那么多人,肯定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

然而,当她真正开始与网站上的男性交流时,却发现自己是在“大海捞针”。因为她发现在网站上的男性,很少上传自己的详细信息,只是发信息打招呼,便不再深入聊天。黄姨觉得他们不够认真,也自觉地终止了对话。

后来,硕士学历的黄姨决定把学历作为筛选条件。但与那些本科的男性聊天时,黄姨发现他们思考问题的深度不够,又提高到了硕士和博士。可这一次,黄姨又发现双方对于亲密关系的认知不同,只能放弃对于学历的执着,开始往兴趣爱好当面找伴侣。

这下,黄姨终于认识了不错的男人,可对方的热情只维持了几天,之后就很少联系了。若黄姨主动发信息,对方也会回;但黄姨不发,对方则不会主动。这种爱答不理的态度,让黄姨难以理解:毕竟大家都四十多了,应该对找伴侣这件事很着急,为何会如此淡定呢?

慢慢地,黄姨才发现这些如此淡定的男人,其实都是“三不男人”,秉持着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原则——由于相亲网站的用户很多,男性也有了很多选择,若觉得这个女人不行,就可以迅速找一个人,因此不会特意地对一个人耗费过多时间。

与此同时,黄姨发现在相亲网站上,大部分男性都在追求年轻漂亮的女性。比如那些与黄姨年龄相仿的男士们,通通写着希望找比自己小10到20岁甚至30岁的女性。可女性却很少写出来找年龄差距那么大的“翘屁嫩男”,就连黄姨自己都是设置大五岁、小两岁的年龄差距而已。

更尴尬的是,黄姨在线上与线下,都遇到被这些男性性骚扰的窘况。比如他们与黄姨在线上聊了几句,便开始问黄姨离婚多久,怎么解决生理需要,能不能婚前同居等问题。这对于在性方面偏保守的黄姨来讲,瞬间有点羞愧到无地自容。

到了线下见面,有些男性也是如此恶劣。他们会不经黄姨同意,突然开始揉她的腰,或者牵她的手。黄姨只好迅速躲开,与对方保持距离。她知道,这个只跟自己聊过自己,便开始动手动脚的人,肯定是不会跟自己认真谈婚论嫁,便找了借口快快离开。

至此,在相亲网站上断断续续地使用了一年,黄姨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她在这漫长的一年中,可能跟上千人发过信息,却都没人一个能够打动她的。哪怕自己感兴趣,对方却又不想深入发展;那些对黄姨热情的人,却又不怀好意。

黄姨这才意识到,即使用了相亲网站,找真爱这件事仍然是“难于上青天”。在她的期待中,完美伴侣应该是内心强大、外表温柔的人。可一年的时间过去,她对这种线上交友的方式,愈发感到迷茫与失望——

“我还觉得我还挺好,为什么没人愿意慢慢了解了解我,跟我发展亲密关系呢?

四十五岁,我在交友软件寻找真爱

他们急着找性伴侣,我却急着找真爱

在相亲网站上进展不顺后,黄姨只好心有不甘地放弃,转而把生活重心放在工作上。

偶尔,黄姨会跟熟悉的朋友吐槽在网站遇到的男人,顺便拜托朋友再帮自己合适的对象。聊得多了,朋友则建议黄姨,可以换一个大众更常用的交友软件,无聊了随时可以找上面的人聊天。

此外,朋友也提醒她,亲密关系不能忽略对肉体的需要。在此之前,黄姨觉得两个人唯有到了感情深厚、你侬我侬时,才有发展的可能。但朋友的话,却给黄姨敲醒了警钟,让她意识到自己的性观念,其实一直都偏向保守与压抑。

于是,黄姨下载了朋友推荐的软件,开始了每天左滑与右滑。不过,与先前使用的网站不同,这个软件并不强制个体填写学历、生活喜好、性格等信息,只需要有一个电话号码,便能注册了。这让黄姨了解到对方的信息,只剩下几张照片了。

或许是由于软件的用户都是年轻人,黄姨滑到的男性都只有二三十岁,偶尔才会滑到一些四十以上的男性。很快,三天过去之后,黄姨就收到了大量陌生男性的右滑,也看到了他们主动发的信息。

不过,这些信息全都大同小异,皆以美女二字开头,随后问她住哪里,什么时候方便见面,是否需要找“夜晚的安慰”。慢慢地,由于接收的信息实在太多,黄姨打字的速度不够快,便只能在晚上休息前,才有空回复几句。

后来,黄姨选择了一位在线上特别有礼貌的男性见面。他与黄姨年龄相仿,真人看起来还很帅,聊起来还算融洽。但到了天黑之后,他却开始对黄姨动手动脚,黄姨只好拼命躲开。

直到分别时,他才告诉黄姨,自己是已婚但分居了,表示自己是认真谈感情,还夸黄姨这么保守是好事。但当黄姨问他为什么保守很好,对方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从那之后,黄姨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他也没有联系黄姨。

上述约会经历,让黄姨又想起了之前使用相亲软件的窘况,让她再次心生退意。她认为,对方在出来之前没有讲清楚已婚,也没有征求女性同意就直接动手试探,想必应该是在软件上约会了不少女生,只是装的而已。

但就在黄姨准备卸载软件之前,她又注意到了一个经常给她发信息的男孩。这个年轻男孩天天都在给黄姨发信息,数量都快有一百条了。她很好奇这个男孩为什么对自己感兴趣,男孩却说自己喜欢年龄大的女性。

这个答案,让黄姨觉得并不真诚,便不再理会。但男孩依然在不停地发信息,还一直催黄姨见面。直到他发现自己没法邀请黄姨出来之后,反而开始羞辱黄姨在软件上找真爱是“异想天开”,明明年龄大却还想在线上找嫩草。

如此恶意的攻击,让黄姨无法理解。她在生活中与人为善,极少会遇到被人骂的窘况。因此,当男孩这样跟她说话后,黄姨那天的心情都难受。她只是不想见一个陌生男人而已,为何对方却要用言语伤害自己呢?

更让她感到煎熬的是,这些交友软件上的用户,对于追求亲密关系并不渴望,更想满足生理需要。哪怕她已经清晰地表达了自己的需要,不尊重她的男性仍然比比皆是,甚至还试图不断地说服她,让她考虑发展长期性伴侣。

从那之后,黄姨越来越少使用交友软件。她害怕自己再次被人以言语攻击,也意识到自己没有能力去处理人际关系,便决定暂时搁置线上交友的计划。

人到中年的情欲探索,困难重重

不过,暂停使用交友软件后,线上交友对于黄姨的冲击仍然很大。她时不时还会打开软件,一边看那些人发的信息,一边反思自己对亲密关系、性观念的看法。

在此之前,黄姨自认是一个偏保守的女性,无法接受婚前同居,也不能理解为何年轻人可以做到性爱分离。但用了软件后,随着越来越多人对这个话题单刀直入,黄姨才意识到婚前同居并不奇怪,也是个体在探索情欲、掌控自己身体的表现。

另一方面,黄姨也发现自己对亲密关系缺乏了想象空间。她谈过三次恋爱,婚前婚后各一次。但在婚姻中的十几年,她都很少与前夫有深入对话的机会,更像是一堆凑合着生活的伴侣,直至双方都对此乏味,最后选择离婚。

除了思考过往亲密关系的问题,黄姨还想到了自己的原生家庭。父母虽然对她很好,但从未向她提及性教育,更一直把她往贤妻良母的方向培养。这导致黄姨在爱与性的态度上偏向保守,即使现在有主动追爱的想法,却缺乏了勇气。

时至今日,黄姨想试图做出一些改变,又困于找不到可以对话的人。她身边的同龄人,大部分已婚或者忙于照顾孙儿,难以共情自己的烦恼。哪怕她找女儿倾诉,可女儿更关心赚钱,并不在意情情爱爱这些话题。这让黄姨更加迷茫,不知道从哪里可以找到情欲的突破口。

与黄姨聊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这正是一个中年女性探索情欲的困境。

在父权制度下,女性的性压抑是根深蒂固的状态。对于很多女性而言,她们一辈子都生活在“信息茧房”中,如黄姨一样只知道女性需要结婚生育,过上稳定又安心的生活。至于开放关系、找性伴侣,则是她们从未想过的话题与事情。

哪怕黄姨通过交友软件,已经对这些信息有了初步了解,却没有同伴支持。她不敢踏出“做浪女”的第一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有类似经历、年龄相差无几的女性身上。或许,通过与其他浪女的接触,跟她们进行分享与讨论,可以得到一些进行实践的勇气,以及宝贵的经验。

最重要的是,中年人的情欲需要,仍然没有被大众看到。大众只会嘲笑喜欢的靳东的中年妇女,却忘了她们也需要有人关心、欣赏与认可。她们是年纪长了,可欲望并不会因此减少,更不应该为“人有欲望”这件事感到羞耻与失落。

庆幸的是,黄姨自己思考了一段时间后,决定在找真爱之前,还是需要先纠正自己保守的价值观。她不再因那些男性没有选择自己而感到难过,反而继续反思原生家庭和亲密关系,并开始阅读《道德浪女》这本书,还参加了女性探索情欲的线上活动,学着慢慢放下找真爱的执念。

对现在的黄姨而言,线上征友的经历虽然非常糟糕,却也让她意识到即使没有找到那个对的人,自己也应该好好地爱自己。等哪天准备好了,她可能会像交友软件的那些年轻人一样,坦坦荡荡地与别人约会或者约炮,肆意地享受情欲自由。

聊到最后,黄姨不停地为自己打气,“我的情欲探索,是人到中年才开始,为时不晚。”在她温婉的声音中,有对过往的不甘心,也有对未来的期待——是的,无论是哪个年龄,当女性准备好了那一天,情欲大门永远向她们敞开。

如果有一天,你在交友软件上,看到了中年女性在寻爱,请不要打压她们的自信。因为她们与你一样,都是希望能被人真诚地对待,以及发自内心地认可。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白话)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四十五岁,我在交友软件寻找真爱]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