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时间:2021年08月11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演艺圈,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有些人,你根本不记得他/她饰演过什么角色,但天天都能在热搜上看见他/她的名字:

头发长了又短了,衣品好了又差了,参加什么综艺和谁好了,又和谁闹别扭了……

但有些人,你根本不记得他/她真实的名字,也几乎在热搜上看不到他/她的任何消息,但永远记得他/她饰演过的那些角色:

或泼辣或妩媚,或彪悍或软弱,或一笑倾城或一见如故……

美丽又接地气儿,好事又不讨嫌,嗓门很大脚也很大的“谢大脚”,无疑就是后者。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她真实的姓名叫于月仙。

她车祸去世后,她的生前身后事一次次被推上热搜,我们在悲痛和阅读、唏嘘和了解中,才知道:

原来,她是这样一个人。

1.

8月9日凌晨3点27分,于月仙在内蒙古阿拉善拍戏归来,遭遇车祸:

她乘坐的越野车,和两只骆驼相撞。

司机和另外两名乘车人员受伤。

于月仙不治身亡。

除了《乡村爱情》中的演员,东北黑土地走出的明星,娱乐圈的很多名人,也纷纷在微博上哀悼她。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

这个生前并没有怎样饰演过主角的配角,竟然和这么多大腕如此之近。

更有人扒拉说,她虽然以“谢大脚”被记住,但她从来不只是“谢大脚”。

在电视剧《豁口》里,她曾出演过陈宝国的妻子,动人又妩媚;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在《书剑恩仇录》中,她曾扮演过玉如意,多才又多艺;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在《策马啸西风》中,她曾饰演过风四娘,世俗也风情;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在《西游记后传》中,她曾出演过女鬼陈五真,魅惑又撩人……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盛年时,因为美貌,她出演过很多配角,都被淹没于剧情和人设里,一晃而过。

中年后,她的容颜开始衰老,遇见了表姐夫赵本山《乡村爱情》中的谢大脚。

为了砸碎“美人”的人设,她跑到农村生活数月,跟农民一起务农,学着乡下女人的样子说话,坐在田埂上和农民拉家常,跑到树底下大口吃饭……

她变成了又黑又胖的谢大脚,一个活脱脱又坎坷坷的乡村超市老板娘。

人们却记住了她。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记住了她那泼辣又温柔的眉眼。

记住了她那鲜艳又亲切的打扮。

记住了她那凄婉又动人的爱情。

7月20日,《乡村爱情15》拍摄完成。

于月仙发了一条微博:

“历经15年一路走来,感谢观众朋友们的陪伴与厚爱,无需多言心中有爱,千言万语谢谢支持《乡村爱情》系列的亲们,谢谢您的支持。”

一如既往地朴实接地气儿。

《乡村爱情15》未完待续。

“谢大脚”却不辞而别。

2.

于月仙出事儿的地方,是内蒙古。

于月仙出生的地方,也是内蒙古。

用宿命论来解释:

她50年的短暂人生,在结束时,又回到了原点。

她走后,我们才看到:

这位来自赤峰的美丽女人,在成为演员之前,还曾当过老师。

父母生养姐弟四人。

作为家中的长女,于月仙和两个妹妹自幼活在重男轻女的偏见里,不被家人待见,也背负太多责任:

忍辱负重,隐忍退让,为了父母的期待和弟弟妹妹的人生,牺牲自己。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所幸的是,内心深处那个做自己的念头,从未熄灭过。

成年后,她才迎来了青春的叛逆。

哪怕被父亲扇了耳光,她毅然跑到北京,考上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班。

那时,她已经21岁。

在那里,她认识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张学松。

两个人在地下室里,历经辗转和奋斗,开始京漂人生。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就在生活开始慢慢好转,两个人结婚时,于月仙自幼患有脊椎骨弯曲的弟弟于英杰,因身体严重变形,内脏受到压迫,呼吸都成困难,生命危在旦夕。

为替父母分忧,为给弟弟治病,于月仙一咬牙说:“你坐轮椅,姐伺候你一辈子;奇迹发生,姐也陪伴你一辈子。”

这种掺杂着过度牺牲和骨肉亲情的选择,感人,亦沉重。

好在,于月仙的丈夫张学松不离不弃。

于月仙拿出全部积蓄,花光了装修婚房的钱,接了许多不怎么好的戏,还欠了不少外债,终于给弟弟凑够了手术费。

甚至,为了给弟弟治病,她和丈夫商量后决定:“不要自己的孩子,把弟弟当孩子来养。”

不知道是长姐如母的深爱,感动了上苍,还是不愿投降的坚韧,等来了好运。

弟弟于英杰在于月仙的精心照料下,手术成功,逐渐康复。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这种姐弟情深,是不是值得宣扬?

姐姐为了弟弟的康复,牺牲掉了自己的生育,这在今天,怕是要被女权主义者,抨击痛打的罪恶怪象。

但对于1971年出生的于月仙来说,或者说对于她这代人来说,好像又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

她深受重男轻女的伤害,又把家庭和血脉看得太重;

她把一切重担都扛在自己身上,又觉得这是责任使命;

她牺牲自己成全身边所有人,但她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梦;

她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姐姐,但她也是残缺且孤勇的自己。

我们不是她。

无法用“对”和“错”这种简单粗暴的对立,去审判她。

我们只能说,她没有自己的孩子,是遗憾。

但弟弟因她而重生,也是幸事。

人生没有双全法,不负家庭不负己。

人生只有选择什么,然后心甘情愿,去做到最好。

理解了这样出身的于月仙,就理解了她的宿命——

3.

于月仙对农村和土地充满了情感。

或者说,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一代人,都对乡土中国,有着深切的关注和深爱。

她早些年在陕西拍戏时,发现那里的乡亲们缺水没电,只能靠收集雨水生活。

后来,她出名后,甘愿为农民做很多事。

她为农民兄弟默默代言了很多公益,投身到国家的扶贫事业中,只愿更多贫苦人,过上好日子。

她主持农民春晚,她为农民呼吁,她开了“大脚直播间”,直播助农,在镜头前给大家介绍乡村文化和乡村特产。

直到去世前一周,她还在帮家乡内蒙宣传农产品。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她没有自己的孩子,也坦言此生最大的遗憾,是没有体验当母亲的感觉,但她一直在帮助贫困地区的儿童。

她和丈夫拍摄了电影《阳光下的少年之我的无色世界》,呼吁更多人关注少数民族地区的残疾儿童。

虽然票房惨淡,但她坦言无悔。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2021年,是我党成立100周年。

她参演了系列短剧《理想照耀中国》之《我的乌兰牧骑》。

她饰演的是草原英雄小姐妹中的原型之一——萨仁。

2021年8月6日,她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是她在《理想照耀中国》研讨会上的一句话:

“演员要提升艺术修养,讲好时代故事。”

从妖女、鬼女、仙女,到乡村美女谢大脚;

从为生计接戏,靠颜值出道,到钻到角色里,活成角色本身;

从违背父母的控制,改写自己的命运,到和丈夫一起关注更多底层人的悲欢……

于月仙,一直在修行,也一直在提升自己。

她不是完美的。

就像这片土地上的很多女性。

但她是挣扎的,觉醒的,美丽的,蓬勃的,独一无二的。

她的离世,之所以引发这么多人的怀念,是因为她身上那稀缺的特质——

4.

能让人记住的演员,有两种。

一种是,他/她优秀,璀璨,能力超群,技艺绚烂,让人过目不忘,印象深刻。

但是,你会觉得,他/她离你很远。

因为,他/她太好,太棒,太强,让你在遥不可及的仰视里,对比到自惭形秽,然后生出一种压迫感。

另一种是,他/她亲切,生动,眉眼间带着熟悉的风情,手足间流露出相识的味道。

你会觉得他/她,就像身边的某个人。

你在故乡的槐树下,在老城的街角处,在旅途的一瞥间,都似曾遇见过他/她这样的人。

他/她没有压迫感,也没有偶像包袱,浑身上下有着自家人的舒展和亲切。

他/她也不会让你自卑或愧疚,他/她会让你在放松和愉快中,觉得自己离他/她很近。

他/她有小缺点,小毛病,小个性,小问题,也有小确幸。

他/她让你看见自己。

于月仙,属于后者。

「谢大脚」离世,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这世界需要没有压迫感的人

她和赵丽蓉一样,都是那种大器晚成的人,那种逝去后才被了解的人,那种没有压迫感会被记很久的人。

我喜欢这样的人。

因为她这样的人,让我们明白:

这世俗而功利的世界里,不一定需要那么多优秀的人,完美的人,璀璨的人,一言九鼎的人,杀伐果决的人,一绝高低的人。

但需要更多勇敢的人,真实的人,努力的人,善良的人,有暗伤也有光芒的人,有困境也有情怀的人,有故事更有血肉的人。

珍惜这样的人,就在今天。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白话)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