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 手机版
  • 微信图标
    微信
阅读频道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时间:2021年09月17日信息来源:一点资讯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你们不能理解我的难处。”

在法院上,一位杀人凶手这样对着律师说道。

这是一位父亲,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他趁着女儿入睡之时,先拿锤子猛砸了三下头部,再亲自用手掐死了那个年仅19岁的女孩。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而这样一位手段残忍恶劣,毫无人性的杀人凶手,

却在网上得到了许多人的共情,因为他杀掉的,是一个自闭症患者。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就在昨天睡前,我刷到了这样一个问题:

“假如你生了个自闭症儿子,你会杀掉他吗?”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说实话,在点开评论区之前,我认为这是一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当然是不会。

但事实上,该博主的答案与我大相径庭,他倾向于:“会”。

在面对网友们的质疑,该博主多次强调,自闭症的儿童会成为家庭的累赘,强调凶手也有可能是社会上的精英。

他认为杀掉自闭症孩子,是没有错的,因为他们完全就是父母的累赘。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而父母也一定是被逼急了才会出此下策,这是某种意义上双方的解脱。

我不知道他在现实中的身份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何这位博主要提出这个问题。他在现实中的身份是什么?是否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正在陷入危机?

这些我们都无从得知,但顺着这些关键词,我在网上搜索了一通后却发现,原来与这位博主拥有着类似想法的人,真的有很多。

在他们口中被提及最多的,便是这起发生于2016年的凶杀案。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犯人张某是两位女孩的父亲,大女儿患有严重的自闭症,生活无法自理,整夜整夜的尖叫乱砸乱丢东西。

在因为赌博欠下高额债款后,张某在一个深夜走进了大女儿的房间,亲手掐死了她。

在警方赶到现场时,他的第一句话是,自己的女儿死了没有。

这并不是张某第一次动手,在短短一个月间,他尝试动手了两次,为了防止被妻子发现异常,他还谨慎的没有使用安眠药,选择了最原始最暴力的方式,让那位小生命承受了更多的痛苦折磨。

然而关于这一切,张某却没有任何悔意。

“我愿意接受法律制裁,但绝不接受道德谴责。”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因为女儿患有自闭症,因为她狠狠的拖累了这个家庭,所以张某认为,只有大女儿死了,妻子跟小女儿才会过的更好,而自己是在给这个家庭解决令人喘不过气的“累赘”。

我很难想象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明明自己是犯罪者,却能这样理所应当的将所有的锅,都推到受害者女儿的身上。

然而当我翻开评论区后,鸡皮疙瘩更是起了一地,

原来与杀人犯共情的人,远比我想象中来的更多。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张某的案件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关注,

事实上无论是2016年,还是5年后的今天,自闭症一直都是个饱受争议的话题。这也成为了许多人,心疼起这位杀人凶手的理由。

在张某被捕后,他的亲戚朋友同事邻居们,为他写了份无罪“请愿书”,那里面有着足足200多个人的签名。

这样的举动也同样引起了网友们的注意,他们支持着家属维权,要替这位杀人犯“发声”。

他们说,张某是迫不得已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每个人被压力压的喘不过来气的时候,都会走极端”

“不了解自闭症的人,是无法理解这位父亲的难处的”

还有人说,张某杀女儿这是为她好,这是一种救赎。

“杀了她对她是解脱,是救赎”

“除了杀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位父亲可能想到了:老两口百年以后,孩子怎么办?”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甚至有人说,身为旁观者的我们没有资格去评价这件事,

“不做评论,不道德绑架”

“喷的人扪心自问:你有资格喷吗?反正我没资格!”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他们的共情能力实在是超乎我的想象,仿佛动手的不是张某,而是他们自己似的。

明明是一起板上钉钉的杀人案,所有人却都在讨论,自闭症多么可怕,需要照顾女儿的张某多么痛苦?

一个杀掉女儿的残忍凶手,最后却变成了个具有悲怆色彩的值得同情的“慈父”形象?

这太荒谬了,不是吗?

在不知不觉中,应该讨论的重点,已经跑偏了。

这也是每一个犯罪者所希望的那样,当案件的关注点从受害者,转移到犯罪者时,就会有人落入这个共情心的陷阱。

就像前段时间被宣判了死刑的,弑母吴谢宇。

他有着很复杂很悲惨的原生家庭的故事,于是有许多人在看完后,纷纷表示唏嘘玩笑且为他请愿求情。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但事实上,这些根本不能成为他们犯罪的理由。

已经逝去的人们无法再次张口,而身为旁观者的人们,也没有资格去原谅。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究竟为什么总有人会与杀人犯共情呢?我试图寻找一个答案。

近几年,在网络上常常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

人之初,性本恶。

有很大一部分人坚信,每个人从一开始都是罪恶的。

有些人约束住了自己,从而成为了正常的人类,而有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约束自己,恶之花的藤蔓便穿了过去,爬上了犯罪的围墙。

听起来好像只有一步之遥,区别也就只在于,有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于是他们认为,如果身处其中,那么每个人都可能作出杀人犯的选择。

但事实上呢?这样的定论实在是太过草率。

就拿自闭症来说,它就像一场具有吞噬性的宇宙风暴,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们的智商会普遍低于正常儿童,不能拥有与常人一样思维方式,也永远无法拥有自理能力。

但正在遭遇这一切的,并不只是张某一人。

据不完全统计,在我国大约有着1000万自闭症患者,而这个数字还在随着时间而不断增长。成千上万个家庭,都在面对这一切,而他们都没有选择这样做。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家中年迈的长辈身上,可能因为疾病而失去行动能力,也有可能因为意外事故,总而言之一些长辈会成为后辈们需要照顾的对象,成为“累赘”。

有人无法忍受,便直接将亲生母亲活埋在家附近的土坑里。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同样也有人选择照顾家人一辈子,直至他们离开这个世界。

这足以证明问题所在。对于正常人而言,即使你给出多少次选择,答案永远都会是一样,不会做就是不会做,底线永远就在那里。

不以慈悲的心态去看待杀人犯,不是我们冷酷无情,而是他们根本不配。

杀人,对于普通人而言,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与其感知杀人犯的心情,不如多去看看那些受害者,多理解一下生活中同样在经历苦难的,善良的普通人。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正如《非自然死亡》里所说的那样:

“遗体摆在我们面前就说明了,生命被剥夺这个无法挽回的的事实。”

反人伦的凶杀案,不该成为“以爱之名”的救赎,

犯人不幸的身世,我们不感兴趣。他们的心情,也没有必要去共情。

老老实实坐牢,这是他们该有的归宿。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作者:人类调研所  编辑:子乐)


声明:内容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做分享展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我理解他杀了自己女儿,那是种解脱」]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