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阅读频道
  2. 情感

果然,这就是我一直谈不成恋爱的原因

“好烦!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没错!这正是母胎solo21年的我,跟旁边的室友在某天晚上说出的话。

原因是,我最近跟crush对象聊天时,对方始终是“嗯”、“哦”、“是吗”这些不咸不淡的回应,与我满屏的彩虹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比如,这次是跟对方聊起了摄影,并试探说要不要一起出去拍照。

但却被对方模凌两可地敷衍过去了。

像之前一样,我在那些为数不多的聊天记录中,敏感地搜罗着各种证据,来验证着「他喜欢我」,或者「他不喜欢我」。

这时,室友转过头跟我说,“要是他真的不喜欢你呢?你要放弃吗?”

“当然不。”我回答她说。

第一次喜欢一个人,

就算被pua也放不下喜欢。

这样的情景,让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喜欢的人。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之间都可以用「朋友之上、恋人未满」来形容。

白天上课的时候会坐一起,晚上会一起去食堂吃饭,周末还会结伴溜去市区玩。

记得那天晚上,他突然转过身,凑到我跟前,冲我笑了笑说,“你没觉得,你真的很可爱吗?”

那时,我感觉旁边的一切都静止了,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砰砰的心跳声。

那一刻,我知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

于是,圣诞节那天,我向他表了白。但他却表示,希望我们继续保持朋友至上的状态。

而我却庆幸着能握着「朋友」这张入门券,开启一场抢跑式的追逐。

我会给他手写情书、送他当下流行的公仔;我会时不时坦荡、毫无掩饰地表达我的喜欢与爱。

然而,每一次当我以为自己「有可能」的时候,迎接我的都是一盆盆冷水:

要是你瘦下来,就好看了;


......

刚开始听到这些话,我虽觉得刺耳,但谅解到对方是个“嘴硬心软”的性格,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这些话听多了,我开始习惯性地进行“自我反思”。比如,不够自律、不会化妆和穿搭、太过自卑敏感......

这样的反思,让我变得越来越敏感和“神经质”。

就连我社交时,我都小心翼翼地规范着自己的言行举止,特别害怕别人讨厌我。

而他给我带来的是什么呢?

以各种理由忽冷忽热、甚至冷暴力;不回消息、不接电话、毫无缘由抛出一些难听的话.....

可尽管如此,我还是一边为自己的差劲自责,一边被伤害后擦干眼泪继续追上去。

直到一次偶然的饭局,我从同级的同学那里得知了真相:

包括“喜欢上他”、“追着他”、再到”配不上他“,都是他预谋的一场游戏而已。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所谓的好感是错觉,只有我一个人傻傻地付出了真心。

可即便如此,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依旧割舍不掉那份喜欢。我为他的戏弄找借口,陷在自我PUA的迷雾当中,放不过自己。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其实是我选择了喜欢谁;

并不是我喜欢的人来选择我、甚至决定我。

一场艰难的自我重建修炼

有些狗血地讲,我主动删了他微信的第二天,他脱单了,可对象却不是我。

那天,当我从朋友手机上翻看着他们的甜蜜照片时,

也许是看到「她」格外像自己而觉得讽刺,又或许是想起了曾经的那些蠢事而顿感难堪。

一时间,胃部抽搐,我冲进洗手间狂吐了好久。吐着吐着,突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那是我第一次经历爱情难题上的如此难熬的日子。

(那段时间写过的零零碎碎的部分歌词)

同时,在戒断反应异常强烈的那段日子里,慢慢看清一切欺骗、假意、套路后,

我对过往有关他的一切产生了明显的抵触,包括,他曾在我身上下的定义:

我想去做导演的梦想是异想天开;

长相堪忧、露齿笑不好看;

长发才好看;

可他凭什么决定我?

而我到底能决定自己什么?

于是,想到这的那个晚上,我连忙起身到书桌前,一气呵成地给自己拟了一份「休整计划」

我分别写下了「现状」与「愿景」,把「我想做的事情」都拟成了规律有序的计划表。

我开始按照计划去健身、学习跳舞、玩滑板、学摄影等等。

还记得刚健身时,不擅长运动的身体时不时出现强烈的不适感,头晕、心悸、呕吐。

有一次,我差点在做平板支撑的时候晕过去,朋友都跟我说「别练了」,

当时的自己考虑到自己的身体,也迟疑了。

但一想到曾经有一人那样否定过我——「不可能瘦下来」,内心顿时又愤懑又不服,我咬咬牙继续练习相对舒缓的瑜伽动作。

(那时经常坚持着跳绳和运动)

当我在健身上初有成效、第一次穿吊带跟朋友出门时,朋友谈起我的改变,说从来没见过我这一面。

“你好像有哪些不一样了?很少见你有这样的状态。”

朋友说,我不止是变得沉稳与自信,连气质与思想也在慢慢发生变化,与一个多月前有些不一样了。

我也讶异于自己这样的改变。

(意外发现自己慢慢从130斤+瘦下来了)

除此之外,关于曾经被定义过的一项项,我好像都能逐一找到证据一样样推翻。

我慢慢开始意识到:其实谁都不能决定我,除了我自己。

而这样的推翻重建过程,是把过去丢掉的自我与信心,经由自己双手,一点点拼凑回来。

“你随时有喊停的权利。”

两周前,我在一场舞台剧观演中,遇到了第一个crush对象:一个有礼貌、有梗、很聪明的男生。

在观演过程中,我一直留意着他。

直到散场时,我鼓起勇气跟他说了第一句话,“你也经常看这种剧吗?”

许是那时周围的喧闹给了我一股莫名的勇气,我顺利向他要到了微信。

在后来的聊天与他的朋友圈中,我发现了我们之间的太多「巧合」:

我们都喜欢摄影、写作;

他的银行卡号尾4位,与我的手机号尾4位相同;

我们的老家都在同一个地方;

而这些巧合就像一剂剂催化剂,足以瞬间把这场crush初遇,秒变成我个人的浪漫爱情剧场。

我不自觉地在想,“我们那么相似,是否他也会觉得我是特别的呢?”

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我所料。

后来的某个晚上,我发现了他没有再点赞过我的朋友圈。

于是,我去回看着我们最近的聊天记录,也许是过于安静的房间氛围,那些字里行间的疏离与拒绝,变得越发刺眼。

当我问起「最近的冷淡」时,没想到他却说出了一句,

“是你自己要喜欢我,又不是我喜欢你,我可以理你,也可以不理你”。

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原来我的喜欢,并没有被认真对待。

当他以理所当然的口吻说出那番话时,我内心因他而起的那团火,像瞬间被泼了一盘冷水,只剩下滋滋的小火苗。

可我没有问为什么,没有问“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也没有再敏感地陷入“自我反思”的漩涡。

手机屏幕暗下去的那几分钟,我像是在那样的黑暗中,静静哀悼着什么东西的失去。

我一语不发地按亮手机,回到跟他的聊天框,取消了为他设置的聊天置顶。

第二天后,我删掉了有关他的所有心动记录,「正式下头」。

(下头后,备忘录里关于他的小作文正式停更了~)

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放弃一个喜欢的人,我并没有很难过。

跟朋友聊起时,她说,“其实你看,你随时有喊停的权利。”

以前我以为,喜欢一个人,是要追着一个人跑。

当我追着他跑时,我不仅把期待放在了他的身上,甚至把这段关系的决定权也一并放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我却没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我也有按下暂停键的权利。

在爱情里,选择权从来不由任何一个人完全决定。

所以,当喜欢不被珍视,那即使是再喜欢,也需要适时考虑停下了。

最后。

不得不承认,「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的确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情。

当我们喜欢一个人时,我们总是希望对方也予以我们同样的回应;如果没有回应,就会归因于自身、认为自己不好、很差劲;

而陷于自我感动的我们,有时甚至会放低姿态,去渴求被喜欢。

但真正的喜欢上一个人的意义,是表达爱慕时自我的完美绽放——

是看到自己的勇敢、与众不同与独特魅力。

回想起曾经,如果我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

我会为此自我怀疑、认为自己不适合谈恋爱;但现在,比起对方不喜欢我,更让我难过的是,对方并不珍视我的喜欢。

但这反而让我庆幸地发现:

在爱情里,不仅要有开始追逐的一腔孤勇,也有选择立马停下来的胆量与清醒。

因为,「上头」,是一种天性;

但能否或是否选择「下头」,是我们决定的。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344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