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 罗兰:现代人情

    现代小家庭有点像旧时江湖口语所说的“光棍”,这光棍“眼里揉不下一粒沙子”。它只能安于它来自先天的组织,不能容许任何外来分子的介入。它有一种先天的抗力,当有外来分...

    2022-05-14 1184 0 0
  • 杨雷:那时,不知情为何物

    忽然想起了丹必钟奈,五十多年前一个蒙古族青年。算来,今年七十周岁。他还好吗?和丹必钟奈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九六九春,接羔季节。我们几个住在一起的女知青扎一顶蒙古包,...

    2022-05-11 1408 0 0
  • 丁立梅:母亲的心

    那不过是一堆自家晒的霉干菜,自家风干的香肠,还有地里长的花生和蚕豆,晒干的萝卜丝和红薯片……她努力把这东西搬放到邮局柜台上,一边小心翼翼地寻问,寄这些到国外,要...

    2022-05-11 1416 0 0
  • 马骁:我是家乡吉林

    吉林市是我的家乡,吉林省东部多山,西部多平地,吉林市则东连长白山脉,西接松嫩平原,正位于吉林省中部。很多城市苦于缺水少山,吉林市则依山傍水,四季分明。人们说吉林...

    2022-05-11 1409 0 0
  • 斯托克顿:美女还是老虎

    很久以前有一位暴君,他的国家虽已受到拉丁远邻的文明开化,但他的思想仍然野蛮、专制、不受拘束,这造就了他性格中残酷暴虐的一面。这位国王的脑中充满狂野的念头,同时手...

    2022-05-11 2296 0 0
  • 张悦然:我和她遇见

    在馥郁度假村,我和她遇见。我们玩牌,她输掉了身上所有的钱和首饰,甚至她的玳瑁框子的眼镜。最后一次,我们赌讲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她又输了,勉为其难地开始说她...

    2022-04-15 1834 0 0
  • 杨莹:E时代的书信情结

    不知怎的,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是整天想看信的,还不仅仅是MAIL,是过去我们常用的那种书信。然而,整天却只能面对着冰冷的电脑,看一大堆陌生人的信笺和稿件。我感觉自己的...

    2022-04-15 2482 0 0
  • 七堇年:是的,是的

    时间是两年。在黑暗的深深甬道中除却钟表走针般铿锵作响的脚步声,我无法听到一丝别的声响。这不是一段时光的甬道,代表两次地球环绕太阳的路程,有无数个地球自身如失眠者...

    2022-04-15 1527 0 0
  • 刘墉:离开父母的时候

    昨天晚上,秦叔叔和秦妈妈带维琪到家里来,还带了一些夏令营的资料,说维琪暑假要去湾边的一个学术营。我问住不住校?小秦叔叔说“怎么可能?是要每天接送的。”接着他们问...

    2022-03-22 1563 0 0
  • 丁立梅:从春天出发

    风,暖起来了。云,轻起来了。雨也变得轻盈,像温柔的手指,抚到哪里,哪里就绿了。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奇妙就在这里,你追着一片绿色去,那些毛绒绒的绿,多像雏鸡身上的毛...

    2022-03-22 1587 0 0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