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聚频道
  2. 娱乐

田朴珺:别再针对我这个「独立女性」了!

田小姐是十分懂“艺术家”的。

“艺术家不都很花心吗?”

是的,不如企业家“用情专一”。

一片嘘声中,如今前缀是“王石妻子”的田朴珺小姐,力排众议,为王力宏叫屈:

“真正内心强大的女人,不需要用报复展示能力”

私以为,真正内心强大的女人,也不需要时刻将“独立女性”标签绑在身上。

田朴珺这场旷日持久的自证“独立女性”大戏,我们究竟还要看多久?

为“大艺术家”王先生发言前,田朴珺刚进行了一次与“大地产家”老公王先生的“深度对话”:

田:(希冀状)那你觉得我是“独立女性吗”?

王:(万分肯定状)你当然是啊!

田:(委屈状)为什么他们都觉得我不是呢?

......

请注意,此次对话的主题是“王石的环保梦”,主人公是“王石”。而田小姐的天真一问,让王老板在此问题上与她探讨了十分钟,美娇娘的表达欲永远在蓬勃。

喧宾夺主老能手了。

田小姐横空出世的方式很符合她的人设,源于骂名,而非美名。

作为专栏作家,她曾发表过一篇名为《难忘的一天》文章,并站在褚时健身后亲密合影。

一向低调的“商业王国传奇人物”却为田小姐露了脸,这实在是一件涨份的事。

可谁知,当事人褚老并不情愿,事后他通过记者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文章有多处错误......她就站在我背后,让朋友照了一张相,我并不情愿,王石在,不能不给面子。”

的确,“王的女人”,是很多“挡箭牌”和“行方便”的通行证。

忆往昔,这位“王的女人”的知名事件包括:

“上等人发言”将优越感进行到底、在贵圈遍地认男闺蜜结果被人家夫人打脸、酷爱进行“我田朴珺这辈子没靠过男人”的主题演讲......

田女士最出圈的莫过于一篇“贵族论”文章,主题是“三代人才能培养出一个贵族”,捧英国踩中国,而她列出来的论据是:

“中国人太缺少尊重了,英国就很讲究,我给一位勋爵发邮件,用的称呼是Sir,她的秘书非常认真地纠正我应该称呼Lord。”

“英国人太讲究礼仪了,8点钟的晚宴,你8点到不对,7:55到也不对。”

“我坐在一座哈利·波特式的400年历史的老房子里,周围都是贵族。”

“贵族精神在英国得到了最好的传承,我需要WiFi密码时,管家用手托着一个小银盘,就像《唐顿庄园》里的场景那样......银盘上放着一张折得非常精巧的纸片,打开来就是WiFi密码,神奇的是,管家为你服务的整个过程都是无声的。”

田女士有着旺盛的表达欲,在分享完自己的“贵族见闻”后,她又在GQ开了一个“男闺蜜”专栏,专门讲她和名男人们的绵绵友情:

包括《罗振宇:一个坚持60秒的男人》、《我的男闺蜜——你不知道的陈可辛》等系列文章。

在这个自述专栏中,田小姐是娇俏的、可人的团宠小公主,男人们围绕在她身边向她叙述心事,并且都在生命中给田小姐留了一隅特殊之地。

田小姐是这样描述与陈可辛的“闺蜜情”的:

“他情绪不好时需要安抚,如果这时打个时间比较长的电话,你不需要发表任何意见,给一些反应就好了。”

“近两年我跟他绝交了三次。我想参与《中国合伙人》的投资他拒绝了,我一气之下三个月没理他,后来他又回头找到我。”

“基本上,每次断交后,他都会有一个小小的示好。发条微信问我,‘游泳吗?’,我说,不。第二天他又发一条,那你今天想去游泳吗?”

“一个男人,过半百,对生活中的细节还能忘乎所以近乎病态地苛求,你说多可爱。”

“可爱”?这个评价用来称赞异性,实在够高。

高到陈可辛的伴侣吴君如在微博霸气喊话:“不用理会什么闺蜜或龟蜜,反正我知道他的心(和财产)归me!”

随后陈可辛也通过公司回应了这件事:“我只有一个闺蜜,就是君如。”

男闺蜜有点不给面。

不过没关系,反正田小姐不屑搞“雌竞”,一心争“雄竞”。

在与王石公开恋情的几天后,田小姐就高调进行了“我发誓这辈子不依靠男人”的演讲。

紧接着又趁热打铁出了本名为《习惯就好》的书,书中密密麻麻记录了她被攻击的委屈。

辩论赛中,她曾说“但凡能活得让人妒忌,就别活得让人同情”。

紧接着被高晓松拆台:但是如果能活得让人喜欢,就不要活得让人嫉妒。

一个小问题,真的有那么多人嫉妒田小姐吗?

众所周知,田小姐的人生转折点是长江商学院,一艘塞满了美女与富豪的巨轮。

在这里,她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正在中年危机中挣扎的王石。

据说她与王老板的交好采取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方法,对“心上人”身边友人大方示好,名牌相送,真假混搭,关系最好的最有可能助力的送真,次之稍远的送假。

当然,还有她一向擅长的“夸到男人心坎里”大法辅之。

田小姐是如此高评价与王石私交甚笃的“媒人”冯仑的:

“与圈内大佬瞎讲究和不讲究不同,冯哥既能穿布洛克鞋,又能上台演讲,多少有点乔布斯的意思”、

“冯仑身上这种闲不住的劲儿是很多大佬身上没有的”。

最俗套但也最奏效的夸奖方式常常是“踩一捧一,你与别人不同”。

2008年10月,刘永好、冯仑、王石与一位“上海的朋友”同游古巴首都哈瓦那,不必多说,“上海的朋友”便是田朴珺。

田小姐的微博名“哈瓦那呐”,也是为了纪念那次开启她人生新天地的秘旅。

“中年王子”与Cinderella情定。

有人欢喜有人忧,据说同是王石先生红颜知己的苏芒找冯仑大哭了一场,不知道自己怎么输在了“无名之辈”手下。

在看过几次田朴珺和王石的采访后,我更加迷惑这段关系成交的原因,两人似乎完全不同频,一个“尬”字贯穿全场。

王石支吾着“额,额,这个问题要在大众广庭(我没打错,王老板亲口说错了词)上说吗”,田小姐撒娇“哎呀说说嘛,说说~”

王老板很尴尬,田小姐很能无视这种尴尬。

外界一直在找这两人的平衡在哪,有人说王石糊涂,有人说田朴珺心机,看久了后,我总结为这大概就是“生命力”的魅力。

她力争自己是“独立女性”的样子,真的很执着、很坚定、很能量满满,虽然我们都认为这是“负能量”。

在每个场合,田小姐的出现,都围绕着“我靠自己”而展开话题。

演讲时她说到与“我们家老王”的买车纷争,言语间“立人设”功力可见一斑。

先是说王老板:“他这个人呐,就是比如说他对做公益、搞慈善,是很大方的,但是一到自己的事,他是那种十年都不换车的人。”

又转到自己身上:“后来我跟他吵着吵着就烦了,我告诉他,我要换车,不是要你给我买,是我自己花自己的钱买,所以呢你只是被告知,但是你没有决定权,听明白了吗?”

全体起立鼓掌,这是妥妥的“女霸总”吧,指着王石鼻子训人,姐slay!

老公心怀大爱的不俗企业家形象、老婆财富自由能力的女强人标签,田小姐皆一举拿下。

这一层又一层的话术,抬高了王石,也没贬了自己。

我们旁观者看腻了的田小姐与“独立女性”缠斗戏码,大概正是王老板的一处情感寄托吧。

“戏足的另一半”幼稚地追求一些在他看来可笑的东西,其实也蛮有趣的。

只不过,有的话,烦王老板一人就够了,能不能放过我们广大网友?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141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