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作者:陈法善

编辑:刘杨

来源:豹变(ID :baobiannews)
近日,女装行业突发地震,淘宝五颗金冠的女装店铺“少女凯拉”卷款4000余万元,连夜跑路,数百位供应商卷入其中。
少女凯拉属于女装行业超头部卖家,爆雷前,店铺粉丝超过550万,月销量超90万件,半年超90万好评,位居淘宝女装店铺榜TOP 3。但就是这样一家别人眼里的行业明星,一夜之间光环破碎,成了人人喊打的负面典型。
在多位女装从业人士看来,行业头部卖家仍然存在不少潜在危险。随着行业疯狂杀低价、退换货门槛降低,卖家管理供应链、资金链、库存的难度越来越大,风险的累积也导致一些卖家游走在破产边缘。这让原本赚钱的女装类目,尤其是低价女装类目,成了高危行业,不卖不亏,卖得多亏得多。
而一家超头部店铺跑路,苦的是背后成百上千家供应商。这次少女凯拉跑路,受损供应商有人被卷走了几万元,多的被卷走十几、二十万元,甚至四五十万元,相当于一年白干,甚至破产。
从当下的电商格局看,“杀低价+包邮+运费险”使得女装网店成了一个个“网络试衣间”。内卷之下,头部卖家爆雷的几率有多大?供应商如何才能保障自己不被卷入其中?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供应商,被坑了一次又一次
“跑路前已经有征兆,之前账期一个月一结,有时压半个月,后来就一直拖着不结。”在广州沙河服装市场经营服装档口的林一加提前预感情况不妙。
林一加不是不知道被压账期的风险,只是现在档口生意不好,前几年一天能卖几百件,现在量价齐跌,冒险给头部店铺供货也是迫不得已。
做生意,湖北人偏爱去广东,竟撑起了广东制衣业的半壁江山。15年前,林一加从湖北老家去广州投身服装行业,从车工做起,攒钱开了家网络批发档口,自己当老板。这次爆雷,林一加被少女凯拉卷走了4万元,用他的话讲,“半年白干”。
同样的剧情他之前还经历了两次,分别被“试衣间”“超会购”这两个店铺卷走了9万多元。对沙河服装市场的“老人”来说,每年都听说有客户卷款跑路,听多了也就习惯了,常在河边走,鞋难免会湿。
虽然预感少女凯拉会跑路,但一些供应商觉得自己或许不会成为接盘侠。5月12日,少女凯拉还在正常直播,但到了5月13日,其办公地点大门紧锁,仓库已被搬空。5月14日,在淘宝搜“少女凯拉”,已经找不到该店铺,只有几家“高仿”依然存在。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跑路前(左图)后(右图),搜索“少女凯拉”对比
等到供应商反应过来,跑去大源(少女凯拉办公地点)准备堵门时,发现公司、仓库早已空空如也,只剩下一排排空货架,就连主播、运营都不知道老板去哪儿了。网传的视频显示,直到公司跑路,不知情的主播还在卖力直播,当被告知真相时,整个人都“懵了”。
在一些供应商看来,跑路是有预谋的,早就把资料搬空了,说不定人已经出国逍遥快活去了。
企查查信息显示,“少女凯拉”商标与广州增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广州市云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存在关联关系,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李杰州,注册资本同为50万元,且并未实缴。目前,两家公司均已注销。
事发后,关心“少女凯拉跑路”的还有消费者。叶恩是少女凯拉的常客,她在店里购买的运动上衣、背带裙、V领卫衣等服饰,统统30多元。“他们家质量还可以,价格低,我很少退。”叶恩对《豹变》说。但在少女凯拉跑路后,她也发起了退款。
更有买家跑到其他类似的女装店铺,向客服试探会不会跑路,称“你们要是再跑了,我买衣服都成问题了”。客服则表示,“我们不会跑”“就算老板跑了,我们也不跑”。买家之所以担心,是因为女装行业退货率高达60%-80%,怕收到货后退货无门。
5月15日,微信公众号“淘宝服饰”发文,承诺为消费者兜底。对已下单未发货的订单,可发起“仅退款”,平台全额赔付;对已发货未确认收货的订单,可选择“仅退款”,也可以选择确认收货;对已确认收货的订单,如遇到问题,也可发起退款,售后服务将由平台兜底保障。
从社交平台晒出的截图看,不少买家选择了“仅退款”。即便衣服没问题原本想签收的人,也一键退款,薅起了羊毛。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摇钱树”也靠不住了
曾经,女装属于利润较高的类目,如今却变成高危品类。危险主要来自于做大规模的冲动,以及“一键比价”“无理由退货”的内卷。
目前,女装行业正在陷入一种规模悖论,做大规模看似赚钱,但往往规模越大,退货堆积如山,最后亏得越惨。根源在于,各电商平台为了抢客源,上线一键比价,导致商家件疯狂杀低价,利润变薄。
同时,“仅退款”“包邮+运费险”“七天无理由退货”让退换货的门槛几乎为零,退货率越来越高,库存高企,最后死于资金链断裂。
多位女装从业人士确认,不管是哪个电商平台,女装类目退货率几乎都能达到60%-80%。大店铺、大主播看似卖得多、赚得多,实际上很可能在亏钱。
在杭州直播女装的林娜算了一笔账,一场直播卖50万元的货,很多人会觉得自己很牛,赶紧补货,第二天接着播,连播10天就是500万了,心情很激动。但如果一个女装店铺老板真的这么做,就离破产不远了。发出来的货退货率高达80%,等买家寄回来是10天后,而女装的销售周期很短,到时候老款过季卖不动,全都成了库存。
想要清掉尾货,只能以地板价甩卖。在上海创业的丁玲向《豹变》分享了自己女装创业失败、被“扫尾货”的经历。2023年,丁玲跟合伙人创业做品质女装,以200多元的价格定制了一批冬装两件套,仅一个冬天就被现实打败了。2024年3月,丁玲宣布创业失败,原价200多元的冬装最终以每套35元的价格卖给了下家。
“这已经算高价了,还有只出12元、18元收的。”丁玲说。
入行前,爱美的丁玲对女装抱有幻想,自己经历过后,才明白水有多深。压倒丁玲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她的上游厂家“金盆洗手”不干了。这个源头厂家自己有设计师、直播团队,直播间卖得还挺好,直播售价低于给丁玲的供货价。即便如此,该厂家还是“死于”一键比价和退货,正忙着以低至20多元、不退不换的方式清库存。
“以前主播还能靠口才把货推销出去,但现在各平台支持一键比价,主播讲得再好都不管用,买家一比价,只买价格更优惠的。”丁玲说。“而且现在退货成本几乎没有成本,快递上门取件,不满意直接退。”
在各平台相互卷低价的当下,女装行业价格战愈演愈烈,少女凯拉就是其中的典型。
进货价30元,直播间卖20多元,包邮还送运费险,少女凯拉的低价模式让不少人直呼看不懂。因为仓储管理、人员工资、运营推广等成本都摆在那里,加上越来越高的退货率,显然不可持续。
“一度以为他们是在做慈善,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一位女装从业人士表示。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跑路”不可避免?
在一些人看来,少女凯拉跑路如果得不到惩治,将给行业树立一个负面典型,其他类似的商家会认为卷款跑路是没有成本的。
在供应商还在担心是否有更多商家“跑路”的时候,广州增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三名股东已被警方控制。
5月16日下午5点,大源街召开了少女凯拉供应商代表协调会。一位到会的供应商对《豹变》表示,三名股东中,李杰豪已被放出来筹钱,另外两人暂时被拘留30天。现场提的处理方案是先还两成,其他分期还,但没有供应商同意。
“形势还不明朗,说他有5套房子,现在去筹钱。这次舆论压力大、报案的人很多,上级很重视。他们提前注销了公司,自己没法解释(注销后,又从供应商处拿货销售)。”该供应商说。
但多位女装从业人士对此比较悲观,因为类似的跑路事件在行业里很常见,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最后真被抓起来判刑的不多。
做过供应链的人都对此见怪不怪,原因是双方地位不对等,大主播、大店铺流量大、销量好,有很强的话语权,如果供应商不同意先供货、后结款,就没有销路而眼下生意难做,很多供应商为了养着工人和机器,只能接受不平等条约。
林一加向《豹变》还原了这一粗糙的交易模式:大主播销量很好,天天在市场里拿货,大家熟悉他、信任他,供货时压根没有合同,也没有欠款协议,导致“被卷款”后,维权缺少证据属于命中注定该有这一劫。
“供应商组团请律师,也怕很难把钱追回来。”林一加说。在一些电商江湖“老炮”看来,这属于民事经济纠纷,不算诈骗,一般的流程是供应商去法院起诉,面对漫长的起诉流程,供应商可能没有精力耗下去。就算成功把对方告成“老赖”,少女凯拉只有50万元注册资本金,也无力偿还4000余万元的欠款。
对此,北京市京师(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陆小红对《豹变》表示,“高买低卖”行为违背市场规律,在店铺无履行能力的情况下,“高买低卖”的行为只会让公司的亏损金额愈来愈大,不是正常的公司经营自救行为,这也是导致“少女凯拉”最终跑路的原因。故“少女凯拉”在经营不善、不具备履行能力的情况下,通过“高买低卖”方式,符合“合同诈骗罪”中“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情形,应当认定合同诈骗罪。
另外,合同不管是口头合同还是书面合同,只要具备合同的本质特征,均属于合同诈骗的合同。陆小红建议供应商联合,全面收集相关初步证据,集中向公安机关报案,争取刑事立案处理。
虽然“半年白干”,但林一加并不打算马上关掉档口,准备走一步看一步。当被问及日后是否会继续向这类大主播、头部店铺供货时,他表示,干这一行,完全不供货是不可能的,只能再小心谨慎些,尽量别被拖欠太多钱;已经被压的货款,尽快去讨回来。
陆小红也建议供应商不要迷信头部店铺的光环,应以平等市场交易主体去看待合作;其次,签署书面供应合同,约定合理的应收款账期和金额。对于要求超长账期和高额账期金额的买家,一定要提高风险意识,同时,时刻关注店铺经营变化,如果经营状况存在恶化情况,可立即采取维权措施。
江西的“厂二代”林东则更加谨慎,坚持要求现结。“我们家工厂做了20多年了,有一批老客户。我们坚持做品质,会有一席之地的。”林东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娜、丁玲、林东为化名)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你如何看待少女凯拉跑路事件?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我们将从留言中选择七天点赞数最高的一位同学送出鸟哥笔记精美周边~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月销90w+淘宝头部女装店“跑路”,低价女装行业还有未来吗?

本内容观点仅代表发布作者本人观点立场,欣文网平台只做信息内容展示和存储。发布作者:全网转载,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13955

(0)
上一篇 2024年5月24日 21:47
下一篇 2024年5月24日 21:48

相关推荐

  • 撒币14亿求支付牌照,抖音叫板支付宝和微信

    作者|陈   妍 编辑|大   风 在做支付这件事上,抖音放弃不了一点。 最近,A股上市公司海联金汇发布公告,计划将自己的子公司联动优势,转让给字节系公司天津同融。这笔交易的费用,包括基准转让对价7.5亿元、交割日净资产,还有其他事项调整金额。 估算下来,抖音差不多得花14亿元。 这两年抖音许多其他业务都在收缩,不是在裁员,就是直接把业务打包出售,在这个档口…

    2024年4月22日
    25200
  • 工作三年和读研三年,哪个更值?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看天下实验室 作者 | 李彤 吕若兰 是继续考研,还是直接工作? 这几乎是每个大学生临近毕业时要面临的抉择,如同树林里分出的两条路,人们总在分岔路口徘徊不决,担心那条未选择的路,才是好的。 2024年,尽管考研报名人数下降了36万,但仍有438万考研大军,埋头苦读,想为自己搏一个“更好的未来”。与此同时,不少人对学历的价值产生了怀疑,学历正在…

    2024年4月28日
    7600
  • UP主办的三无婚礼,你心动了吗?

    他们把婚礼办成了许多人敢想不敢做的样子。 没有豪华车队、伴郎伴娘和接亲游戏,一切繁琐的行程仪式全部取消,@康哟喂 办了一场石破天惊的“三无婚礼”。 只需要亲朋好友齐聚吃席,吃好喝好的同时,见证一对新人的幸福。办一场婚礼需要什么仪式?答案是,只要双方开心,什么都不需要! 记得长按下图扫描二维码 关注宝藏UP主~

    2024年4月22日
    20400
  • 16年前,那个逆天改命考上北大的保安,毕业后滤镜碎了

    1 2023年4月,广东某职业技校,40岁的甘相伟,在课堂上声情并茂地给学生授课。 但是一堂课刚刚过半,台下就有学生开始东倒西歪。 那一刻,望着这群18岁上下的孩子,不知道甘相伟的思绪是否飞回到了16年前的未名湖畔。 来源:澎湃新闻 那年,他考进北大成教院的中文专业。 而不久前,他的身份还是北大校园里一名默默无闻的保安。 这是一场蜕变。 年少的甘相伟吃过很多…

    2024年5月13日
    5700
  • 00后带父母出游能有多无助?晚九点的飞机早九点就在机场,人都麻了!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文|我是笑笑 眼看五一小长假就“余额不足”了,但回顾一下这几天小长假,大家还是会觉得非常快乐。 不管是在家里放松休息的人,还是外出旅游的,都有自己的收获,说句实在的,这不比上班好受吗?打工人的早八,和放假人的早八,那也是不一样的。 五一出去旅游真的是很好的时机,一家人都有时间,就是出去旅游的人太多比较拥挤。 不过,对于00后来说,五一假…

    2024年5月12日
    59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原欣文网读者需要重新注册,平台不断升级敬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