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精彩频道
  2. 百说

就离谱!为了给心爱的男孩开香槟,这些女孩抢着去卖身?


大家好,我是田静。

都说距离产生美。

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个颇为神秘的“职业”让很多人都心动了。

容貌迷人、情商高超、口才出众、卖艺不卖身、女性之友、年收入动辄千万……这些词都拿来形容它。

万万没想到,这个在国内被营销得金光闪闪的职业,竟是日本“男公关”,也就是所谓的“牛郎”。这个曾经上不去台面的职业,被如此美化。

就在人们向往着男公关的美丽世界时,一位UP主发布了一条揭露日本男公关本质的视频。

在她的视频里,男公关不再是“女性之友”,而是成了人渣的代名词。

真实的日本牛郎到底什么样?

我们认认真真地做了一条“日本牛郎科普”。

在牛郎面前最好做个“渣女”

为了知晓牛郎的真正面目,我从朋友堆里扒出来一位去过牛郎店的朋友。

她叫Tama,到日本工作的第二年,就和朋友一起去了歌舞伎町(东京著名红灯区)逛牛郎店。

她的想法很颜狗:想看帅哥。

日本牛郎店会给第一次光顾的客人提供“3000~5000日元(约175~300人民币)90分钟”的初回价格,尝试门槛很低。

这90分钟其实就是一场车轮战,每个牛郎陪聊10分钟。其中三位是客人看相册“翻牌”的,剩下都是空闲时主动搭话的。

△Tama曾经收到的牛郎名片

和牛郎“初次”聊天很没营养。从互相赞美,到谈论喜欢的类型,再到亚洲地理知识研讨……总之就是尬聊

不过,Tama明显感觉到,这家店排名靠前的牛郎还是有“专业度”的,不仅颜值能打,谈话技巧也很高,的确符合我们对牛郎的一贯想象。

△接待Tama和她朋友的部分牛郎(照片来自当时的牛郎店官网)

Tama最终选了一名照片都不肯放进相册的兼职牛郎Akashi做自己未来的“担当”——在永久指名制的牛郎店,这就意味着她不能再选其他人了。

她的想法依然很颜狗:他长得好看,像生田斗真。

△Tama和牛郎Akashi(因为本人不肯露脸,所以只拍了手)

如果说理想的牛郎是“撩人于无形的美男子”,那么这个叫Akashi的牛郎只能担得起后三个字:美男子。

曾经短暂陪过Tama的某位大佬牛郎是这个段位:

他在用手机当镜子整理头发时,会巧妙地调整角度,让Tama感觉仿佛在一起自拍一样。这一个举动,就把她的心撩拨得“咚”了一下。

但Akashi则是穿着牛仔裤和临时买的衬衫,然后在店外约会中邀请女客在大冬天的凌晨压马路。

不过,这正好方便Tama做“渣女”。

虽然她也会去店里给他捧场,会和他一起吃饭逛街,会发一些无关紧要的聊天短信,但对方只要有了解深入的苗头,她就会立刻止步。

脸再好看,牛郎而已,又不能做男朋友。

Tama说,这就叫“端正心态”。她心知肚明:面对牛郎,一旦陷进去,就是地狱。

△Tama在和Akashi的一次聊天中委婉地表示,自己并不想对他动心

在认识Akashi两个月后,Tama最后一次去了牛郎店。

这次,她为Akashi点了店里的香槟——10万日元(约5千人民币),最便宜的那种。

于是,Tama终于实现了“在牛郎店帅气开香槟”的愿望,收获了一场被牛郎团团围住“喊麦”的“香槟call”。

听起来十分满足虚荣心,但被牛郎们围绕的Tama,感觉气氛尴尬到和在海底捞过生日差不多。

△纪录片《贩卖“爱”的男人们》中展示的“香槟call”

一位当天要离职的牛郎对Akashi说:你看,只要努力,会遇到好客人的。

但这次砸钱行动结束后,“好客人Tama”就再也没去过牛郎店。几个月后,她也再没和Akashi联系了。

你要柔情,牛郎要的是账单上的漂亮数字

也许Tama的经历会给人一种错觉:看起来很普通嘛,怎么就一陷进去就是地狱了呢?

这未尝不是一种幸存者偏差

不仅是因为Akashi是个不太专业的兼职牛郎,更是因为,从一开始,Tama就把警戒值拉到最高。

对她来说,“牛郎店游记”不过是生活中新奇有趣的小冒险,“和牛郎约会”也不过是随时可以终止的人类观察实验。

但对很多女孩来说,成为牛郎回头客的那一刻,就是生活分崩离析的开始

在网络上被大肆吹捧的“网红牛郎”罗兰,据说有一天的营业额达到5500万日元(约320万人民币)。

他曾经每天花40万日元(约2.4万人民币)住在酒店,自己一间房,衣服一间房。

当然不是所有牛郎都像罗兰这么能挣钱。但一家牛郎店的头牌,一个月营收上千万日元并非天方夜谭。

△这四名分属四家店的牛郎,2021年8月营收分别超过2200万、1700万、1600万、1300万日元

这么多的钱哪里来?

当然是无数客人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来,“上供”给他们的。

也许有人会想:贫穷限制了想象,想不到富婆这么会花钱。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日本的牛郎店会将客人划分为三六九等,最顶级的被称作“王牌”(Ace),每个月起码要在店里花掉一百万日元(约6万人民币)以上

而成为王牌的客人,往往并不是富家女、贵妇或者女老板。更多的,是20多岁的普通女孩。

在这样的年纪,要怎么做,才能每月有上百万日元可以花在牛郎身上?

答案就是:要么借高利贷,要么进入风俗业(色情业),要么“双管齐下”。

一些低劣的牛郎,甚至会故意让这些女孩看到风俗女在店里挥金如土,刺激她们更进一步地陷入泥沼。

△一个专门讲牛郎的网站在解释何为“王牌”时透露的事实

而昂贵到一般工作根本支撑不下去的开销,都来源于牛郎有意的引诱甚至欺骗

最平常的,莫过于采用“色恋营业”的模式,用甜言蜜语让女孩相信“自己是特别的”“自己是被爱的”,哄她们为他花钱。

更恶劣的,就要上PUA,让女孩把他当成精神寄托。在他们的术语中,这叫做“育营业”(育て営業),被称作最恐怖的营业方式。

△牛郎劝诱客人来牛郎店

而上文所写的香槟call则是火上浇油的一招。它会昭告全店,让正在陪客的牛郎也去给别的客人打call,图的就是客人间的疯狂攀比

要买更贵的酒,让自己和自己的牛郎成为被簇拥的人,证明自己的厉害,证明自己的“爱”。

就连兼职牛郎Akashi,对Tama走的也是“色恋”路数。

而百般“柔情”之下,牛郎最终想要的,只是账单上漂亮的数字而已。

△牛郎店内的培训会

出淤泥而不染?你信了?

在对日本牛郎铺天盖地的营销宣传中,你一定听过一种说法:牛郎卖艺不卖身。

法律层面上讲,这是真的。牛郎店虽然是销金窟,但店里确实只能喝酒聊天。

但是营业场所里管天管地,还能管牛郎和女客私下的行为吗?

别忘了,牛郎也属于风俗业啊

日语中有“枕营业”这个词,指的正是通过发生肉体关系来实现的营业方式。

而在网络上,很简单就能用这个关键词搜索到证据,击破“牛郎卖艺不卖身”的谎言

△一篇名为《牛郎所说的,3种让女生认真起来的技巧》的文章谈到作为营业手段的“枕营业”

当然,但凡是做到Top级别的牛郎,都会塑造“洁身自好”的人设,以免皮肉生意给自己掉价。

但要知道,牛郎店这种唯业绩论的情色场所,内卷程度并不比别处差。

“富贵不能淫”的人很难在牛郎店里长久干下去,更不要说做到头牌。

△牛郎店店长批评业绩不佳的牛郎

不管是卖身也好、诱骗也好,牛郎在向上爬的过程中,所有目的都是从客人身上榨取钱财,只不过披上“取悦女性”的遮羞布罢了

连如今风光无限的罗兰自己都说,当新人那段时期,被前辈欺负不说,每天还只能拿几千日元的底薪,几乎入不敷出。

△罗兰自述曾经因为缺钱,只能吃牛郎不应该吃的便宜高热量食品

不过,营销号吹嘘他“自强不息”,却从没真的写过他是如何“自强”的。

当然不能写。因为写出来,恐怕就是一部靠不风光手段上位的“风月场现形记”了。

不死鸟,不相信爱情

说来也怪。

外界塑造的牛郎形象,似乎就是用好看的外表和优秀的谈话技巧取悦女客人。

女性可以正当地物化和消费男色,看似是一种反转,但事实上,一旦往这个声色犬马的世界深入,“取悦”就会变成“榨取”,甚至让一些女孩从此万劫不复。

还记得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不死鸟事件”吗?

20多岁的女孩迷恋上牛郎,原本的收入无法维持每月上百万日元的支出,于是她选择去卖身,甚至来者不拒地接客。

知道这一切的牛郎为了冲业绩,一边反复用“结婚”做诱饵,勾引女孩为自己散尽家财,一边继续“和其他女客调情”的工作,一度当上了头牌。

女孩因为想要被爱而爱上牛郎,因为爱上牛郎而不得不做风俗女,因为做风俗女而更加想要被爱……

这个恶性循环,最终被她用一把刺向“爱人”的刀所终结。

女孩被审判,作为“受害者”的牛郎则在治疗一个月后高调复出,并把这场因自己而起的惨剧当成资本,在花名里加上了“不死鸟”。

你会发现,“反转”过后,受伤害最多的往往还是女性。

如同一个莫比乌斯环,哪一面都是女性被剥削。

可是,说怪也不怪。

如果没有女性自强、尊重女性的思想文化支持,“女性消费男色”以及所谓的“女性凝视”只是对“女性获得地位和尊敬”的虚妄想象。

它们很可能只是换了皮的对女性的剥削。

△《戴锦华:我不相信女性可以通过买买买来提升社会地位》

那些天花乱坠的对牛郎的营销,不过是给这种剥削裹上梦幻的糖衣。

他们永远不会让你知道,那些顶级牛郎,在获得今天的荣耀前,究竟辜负了多少女孩的感情、又浸染了多少女孩的血泪。

甚至那些在弱肉强食中上位失败的牛郎,也是被践踏的对象。

身为外人的我们,恐怕难以相信在纸醉金迷的“爱”与“美梦”背后,竟是血淋淋的悲剧和无底线的贪婪

别再对“牛郎”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它可能是一场悲剧的开始。

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人类调研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enw.com/23

or